• 2010-11-24

    25才 - [-一个人-记]

    现在突然被人问起自己的岁数的时候,居然也会需要想一下、按出生年算一算才能确认

    工作后从来没有正经过过生日,去年还差点忘了,今天也依然照常加班。不过,这一天还是不停地有人提醒我、对我说生快。有多年来一直不间断不遗忘的老盆友,也有一见如故让我珍惜的新盆友。与加班的几位同事分享美味蛋糕,虽然吃得有些腻,却无比的满足。回家还有室友精心准备的长寿面和一桌菜,夫复何求,吃撑也无所谓了。我爱你们,说多少遍都不嫌麻。

    早上起床后想了想该在这一天做些什么特别的事,从家走到地铁站考虑了一路,上地铁前给老妈发了条短信,说:娘,你辛苦了。

    晚上老妈打电话来,问我觉得自己跟以前比有什么不同了,我想了想说,变圆滑了。这是从前固执的我最不能接受的一种改变。好在只是圆滑不是虚伪,我仍在以赤子之心待人接物,只要没有什么后悔,我便自诩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