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从用上了爱疯四,背相机外拍的时间骤降,虽然还是没玩过瘾爱疯的摄影应用,但倒腾出来的东西质量参差不齐,奇形怪状,并且想到冷落的相机就感到些许的撕落。不过最近又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入手个胶片机,海鸥300G物归原主后,还真是不习惯呐。

    春节后娘跟着来京同住一段时间,因为地方实在太小,我已经快到忍受的极限,尽管平时生活起居几乎不用我再操心,真是喜忧参半,好在这样的日子已经开始倒数。

    这一个多月没怎么陪月月玩,她都不怎么理我了,桑心啊,作为半个宠物的主人,我是伤不起的类型TAT

    菲姐台湾开唱回来后,给koji和ryan夫妇带来的小礼物,我们有幸尝到一个,美味呐。虽说意义非凡,我还是拍完照就吃了,吃完就扔了包装纸,为此,楠哥严肃地批评我说:你不是一个粉丝!

    春节在家时娘自己做的千张包子,好吃死了。

    哎哟,羡慕嫉妒恨都来不及呢!

    你有多久没从这个角度看过我了!?

    团购的雪江日料真是不错,量足味好,还想再去~

     

    人工降雪了好几次,总算减轻了帝都的旱情。

     

    第一次享受三八节的假期,花一个上午时间搞定一专题后,便跑去看《观音山》,就像看李玉之前的片子一样,那些漂泊感、流浪气、废墟美学生生地摧残着我的泪腺。在这片里,更有插入的512地震场面,那句“还在摇”真是让人泪如雨下啊。

  • 2011-02-09

    2010在别处 - [-一个人-记]

    对微博从不屑到粘住,从被动到主动,却至今仍然打心眼里有股抗拒的情绪。因为整天在刷,觉得自己耗在上面的时间实在太多了,但它现在俨然成为了信息和新闻的集散地,不去还真是不行。一开始是豆瓣明显刷得少了,继而发现友邻们的动态也少了,大家都跑去了微博,然后明显地,博客也不太更新了,因为微博吞噬了我的表达欲,再也不能有那种不倒出来就装不下的感觉了,我感到很忧虑!

    2010对我来说太波折了,换岗-搬家-惊吓-离职-待业-旅行-新岗,大概有这么几个关键词。在脑中反复上演了无数次后,已经不想再细节化,就让它擅自变得遥远。在挫折中时,身边细微的关爱和温暖都能体味得一清二楚,而难的时候过去了,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如释重负。

    进入2011,用了三年多的旧手机突然坏了,考虑了几天终于下决心用本来打算换相机的钱买了爱疯4,拥有了人森第一个苹果,虽然年会运气糟糕透顶,虽然信用卡里还有一堆赤字,两个月来,我还是角得这个机子值得拥有。

    春节拼了老命买车票肥家,总算没有白瞎。住在娘辛苦了半年一个人搞定的新屋里,真的有“要不就留下来”的心,然而我知道,留在老家生活要下的决心比到北京艰苦要大得多才行。除了见俩发小,其余时间几乎都和家人在一起,即便如此时间也还是太不够了。

    也有特别高兴的事,就是看到娘展露小女人般幸福的笑容,操劳了半辈子,如果这次老天真的眷顾她,我愿意相信这世间还有公平。

    2011想改变的是,让自己重新变成一个话痨吧。

  • 1月头上贪便宜买的两卷2月就过期的Kodak400,原以为一卷37张很快就拍完嘛,结果还是拖到了2月才搞定。虽说试机效果出来还不算太坏,第一卷还行,第二卷是和卡桑去龙潭庙会时候一口气拍完的,那过期的迹象已经比较明显了- -

    照例挑了部分出来见人,除了缩放没有做任何后期。还是要感叹下,这胶片的质感真是数码不能比的啊~

    客厅的阳光总是这么销魂

    为卡桑庆生在海底捞

    胖兔子现在可坏了,白天出来放风的时候都懒得回笼子撒尿拉屎了,我们晚饭后不给它吃胡萝卜就屁股朝外生闷气,再怎么逗它都不愿转过头来。一直想拍它前肢离地站起来的样子和伸懒腰打哈欠的样子,但它太谨慎敏捷了,一靠近它就很紧张,做不出这么放松的动作来,于是一直拍不着,恨!

    很爱这张

    以上是第一卷,以下是龙潭庙会的第二卷

    诡异的光束刚好挡住了卡桑的脸

    当时人多拥挤,马虎地捏了一张,还以为根本没对焦,没想对上了- -

  • 2010-02-15

    傳奇 - [-远视眼-摄]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聽了一遍又一遍。

    春節前的最后一個周末,你們來吃飯。

    胖兔子其實有名字,它把拔曾經指給我看,繼而說明自己從來沒這樣叫過它,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也從來沒有這樣叫過它。

    非常陰冷的大年初一,陪卡桑到雍和宮燒香,人多到令人煩躁。

  • 2010-02-13

    昨日下午 - [-一个人-记]

    09年的春节和国庆长假,我都因为要回家提前买了车票多请了几天假。国庆请假的时候,听说上头很不高兴,说每到长假总是这些人请假,工作都安排不过来,意思就是觉得我请假太频繁,当时很尴尬,因为车票已经买好,不能不请出来,便只能决定牺牲2010年春节假期,这样领导才没了抱怨。

    这次春节前,主编又在为极大部分员工要提前请假回家的事头疼,讲到我们部门,除了我和部门领导,其他人都会起码提前一天走,到最后,大部分工作都安排到了我这里,这时候主编才恍然大悟地说:原来XX你不回家过年啊。我当时就哭笑不得了。

    有次上班时间出去观影活动,因为时间尚早,活动结束时下班时间也未到,我便和同行的同事商量,要不要再回趟公司到下班再走,那同事丢给我一句:你得了吧,你回去一趟没人会说你好,不回去人家也不会察觉到。顿时把我点醒。

    目睹很多关系很好的同事跳槽离职,他们在的时候不见得有多好的待遇,走的时候公司才着急会说如果是工资问题的话可以谈,然而他们一边还是抱着对这里的感情与留恋、一边也是等待与忍受太久后的失望,最终还是一一离开。

    我这第一份工作做到第三年,人是有了长进、但也向往更多。奇怪的是,发现它的各种缺点后却比不知道的时候更有一种深深的依恋,要离开,是轻易舍不得的。同时我也很清楚每一个单位和岗位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然而我知道再理想主义的人也会有敌不过现实生活压力的那一刻。

    在农历09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里,我一边听着Pink Floyd的老歌,一边在空落落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做机械运动,心中倍感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