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27

    滇西行:请一定去藏区 - [-半路死-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ttoo1124-logs/70710277.html

    在途中,我曾想把这次旅行定义为朝圣之旅,但回到北京后,却再度被逼事缠身,瞬间“还俗”,怎么也找不回那种神圣的感觉,极其无奈。

    这次我选择带海鸥300G随行,拍了4卷不到,因为资金紧张,打算缓缓再去冲洗,本想等照片出来了再写,却又害怕高原反应的健忘后遗症真的会降临,不如先拿手机(索爱w580i,300万像素)里的和自己客串张很多(尼康D60)的几张照片说些什么。

    两个人旅行在很多地方确实比一个人要方便、安全和节省,然而却不是人人都那么幸运能够找到如此完美的旅行拍档。绝不喋喋不休,同时,长久的沉默也不会感到尴尬。对于这次的旅行拍档张很多,真诚地打个满分。

    在首都机场等去昆明的灰机的时候很不争气地“见红”了,身体一虚注定了强烈的高原反应。从香格里拉辗转失眠的夜晚开始,经历了脑袋疼、手脚发凉、呼吸困难、乏力、胃疼、食欲不振、拉肚子等一系列的高反症状,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天。建议体质一般的盆友们上海拔3000+的地区还是要提前吸氧和吃红景天,最大程度地减轻高反痛苦。

    在昆明西客站等去丽江的长途汽车前,第一次吃到了“饵”这种神奇的东西,又粘又韧,口感极好,后来知道是糯米粑粑做的。推荐的云南小吃除了饵的各种形态以外(其中烤饵块为云南十八怪之一),还有包浆豆腐、竹筒饭、鸡豆凉粉,另外,杂交水果苹果芒也很好味。

    不过要说这一趟吃得最HIGH的一次就是藏民家访里吃纯正藏餐了,新鲜的烤乳牦牛、外焦里嫩的烤洋芋、热乎乎的酥油茶、香喷喷的熟青稞等等,想起来就垂涎欲滴——此味只能天上有啊。藏民非常“阔气”好客,房子都按亩算,一次可以宴请五六百旅客,食物一定能吃得每个人都喊撑。这次遇到的藏家女主人奶奶相当可爱,快八十的高龄,却是全场调动气氛的核心,来的时候亲自一个一个地献哈达,走的时候进每辆车唱歌送别,大家都爱围着她,简直是吉祥物般的存在。

    在香格里拉的唐卡博物馆被大师赐予了白度母唐卡一幅,就当是旅行纪念便请了回来,这是我这趟旅行最大的一笔开销,不过人在越穷的时候越相信钱是身外之物,这也算是自己对藏区、藏文化和藏传佛教贡献一份绵薄之力吧。确实,去过藏区后一定会喜欢藏民、为他们的淳朴所感动、为他们的信仰所震撼。即便是这样走马观花式的游过香格里拉,那种神圣之感依旧可以久久萦绕在心头,希望能够再来。大师说我很有佛缘,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在那段悦耳悠扬又空灵的诵经声中,我是真的默默地牛了内,心中想起的是《春去春又来》中金基德所用的眼泪意象,欲望的流出让我仿佛真的有了心无杂念的体验,即便是错觉,也足够令人着迷。

    走前研究了好几天云南的天气,还以为昆明一直下雨,谁知却还在干旱,阴天灰蒙蒙,随处可见贫瘠的红壤华丽丽地皲裂。

    西客站附近的昆明市西山区,非常小县城范儿,仿佛穿越到老家的旧城区。

    在丽江的第一个客栈是豆瓣上联系的,双人间50一天,公共卫生间,不需要任何手续,老板力图宾至如归,提供各种出游建议。

    一开始丽江的雨天让人非常绝望,泸沽湖塌方去不了,虎跳峡停车场被淹也去不了,无奈之下报了第二天去香格里拉的散客团,却没想到那么棒,把之前去不了沪沽湖和虎跳峡的阴霾一扫而空。以至于到旅途结束的时候回想起来竟也觉得自己很圆满,晴雨相交,兴致不减。

    Everything works out in the end...even badly.这句是刚看“Mr. Nobody”里的台词,这片太虚无了,跟我现在的状态似的。

    大吃藏餐的我,举着金灿灿的土豆得意地笑。

    在香格里拉的第二天,上海拔3500+的普达措国家公园,又是一个阴冷的雨天,穿着租来的大厚棉外套走了4.2公里的碧塔海栈道,可是前一晚一夜没睡的我们甚至连举相机的力气都快没了,虽然风景别样好,却是有苦说不出。

    从香格里拉回丽江的车上,断断续续睡了一路,金沙江的水位高得可怕,惊涛拍岸。车子盘旋在各种山路上,高原美景尽收眼底,在这水土流失严重的红壤上,遍布每一个角落的亚热带季雨林植被丰盛得教人内牛。

    回丽江后落脚茶马古道客栈,次日便去了真正的茶马古道。束河古镇是茶马古道上保存最完整的一个集镇,相比丽江市里的大研古镇,这里确实更值得一逛。丽江是个太人工化、更较适合消费买东西的地方,束河保留了更多原生态的东西,况且走出去就是茶马古道,离玉龙雪山和拉市海也不远。

    鸡豆凉粉

    徒步茶马古道,沿途皆美景。走在路上的时候,由衷地感到,这里的田园风光一点不比日本农村差。古道如今已经修成了平整的水泥路,但道边一个又一个乡村美妙得一点都不马虎。瞧上图这一处,简直如临仙境。

    天高云低的梦中美景我终于亲眼见到了。这天起床看到是大晴天,一兴奋,没抹防晒霜就奔出去了,走完绝对超过4.2公里的茶马古道,两臂晒成了当地人的黑红肤色,现在还有些灼痛。那里的紫外线实在太威猛了。

    古镇里到处都是这些因为见过太多人而神情厌倦的小狗

    穿去的飞跃鞋经过好几个雨天,潮湿得不成样子,便在古镇里淘了这30元一双的绣花拖鞋

    买了苹果芒,走到古镇安静的一处好好享用

    张很多拍向日葵,多么灿烂

    在茶马古道博物馆前的老爷斗篷机车

    从丽江一天火车到达昆明,沿途经过美丽的大理洱海。因为火车要穿越无数的山洞,对座的大叔打电话订房间断断续续打了两个小时才成功。上图是昆明的最后一夜,在夜市吃宵夜。

    在回京的灰机上再度饱览了祖国西南部由复杂地形组成的瑰丽风光,看到耸入云端的横断山脉(应该是它)。在蔚蓝的平流层里飞行3小时后,广阔的华北平原出现在下方。尽管当飞机下降至云层以下时便已经看出北京是又一个灰蒙蒙的阴天,尽管一走出机场,热浪仿佛让我们置身烤箱般的扑面而来,作为生长于平原的一员众生,我们还是由衷地感叹道:回到平原的感觉真好。

    以下奉送油漆家英俊的小灰玉照两枚。这小伙子几周不见就长大了好多,也懂得收爪子了,一去抚摸他就伸出带刺儿的舌头对人一阵猛舔,一点不害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破手破脚 2009-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