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07

    纠结的三月,残忍的四月 - [-一个人-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ttoo1124-logs/61789870.html

    十年前的自己一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和卡桑能像现在这样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互相倾诉,讲一些两个女人之间才可能有的对话。在我24年多的岁月里,这是我与卡桑相处最融洽的年代。然而,其实这一切也不是那么出乎预料,不过也是年岁增长后自然而然的变化罢了。真正出乎意料的是,年少时渴望离开的卡桑的臂弯现在却越来越渴望依靠,她在逐渐衰老,而我对她的依恋却好像本杰明·巴顿的身体一样执行着不可思议又身不由己的逆生长。

    在刚刚过去的三月里,各种突然的、惊喜的、神奇的转变接踵而至,递简历和被通知采访任务在同一天,以为没戏后还没来得及体味失落和沮丧就得到了部门调动的喜讯,准备安下心来时却又得知那份简历并非白投,犹豫是有那么一下下,但还是迅速地作出了选择,放弃了可能会有更高待遇的那头。这一波未平,家里也不闲着,本来就已经决定好清明同卡桑一起回家,却在车票买好之后得知房东要收回房子,紧接着马不停蹄地看了几个晚上的房子,好歹在走前定下了一家,这样,三月也便过去了。

    在春意盎然的老家度过了四月的第一周,珍爱生命、远离网络的日子美妙到不愿意离开。然而,终于还是从满眼春色的江南回到连阳光都要干燥直接很多的北方。下了火车直奔公司上班的我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那些曾经和卡桑一起走过的平常巷陌的熟悉景色时时在提醒我自己的软弱。我总算十分没用地面对了这个事实——没有一个至亲的人在身边的飘泊生活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我怀念起曾经硬着心肠的薄情和无义,情感的日渐丰富和外露不是一个好兆头,我感到自己的意志在被慢慢消磨,这多么令人讨厌。

    四月,又是一堆事情等着我去尝试和完成,心中的一团乱麻需要一定的时间慢慢梳理,这是常年反复邂逅残忍而不得不学会的本领。预感到这一个月会繁忙到连春天的到来都无心享受的地步,这不要紧,假如我已在被命运牵着鼻子走,我应该起码多少要更主动一些。那些在农历年前翻墙写下的,与其说是愿望,不如说是给自己定下的目标,2010年要做到的事。

    2010年的春天已经到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不知道为啥,这两篇日志让我想起来人间失格那种腔调了......危险啊
    回复祖伊-皮特说:
    最近都只有你给我留言,我感到我真快失格了(挖鼻)
    2010-04-20 14:4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