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01

    走进新时代 - [-一个人-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ttoo1124-logs/55834835.html

    走进小区的大门,看到小区幼儿园的门口聚集了孩子们与来接他们回家的父母,那些个还没长过我腰际的娃们各个都一脸的兴奋,差点叫人以为是放寒假了,而其实只是过元旦罢了。这是09年最后一天公司提前下班后在回家路上看到的情形,貌似是我搬到这小区后头一次在这幼儿园放课的点儿回家。

    一路上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直接去菜场买点好吃的回家做顿年末大餐,在走进小区大门的刹那决定还是先回家放了东西再出来买菜,结果进了暖融融的房子之后自然而然地便不想再出门。我半个月前就开始计划着要怎样怎样嗨翻天地度过这个跨年的妄想,随着一碗简陋的速冻饺子下肚而顺利落空。

    我的09年好像整体就是在这种因为这样那样鸡毛蒜皮的原因最终自己先前计划的打算的都没有实现的状态下匆匆度过的。比如,虽然这一年不少自己感兴趣的人和乐队来了北京,但真正看的演出却屈指可数,都会因为类似“没人陪我一起去啊”“太远了又太晚了啊”“天气实在太冷了呀”这样无关紧要的原因踟蹰,最后大都就这样错过了。也基于相同的状况,尽管我在法盟办了观影会员卡,但如今已经快两个月没去过那里看片了。如果要说这一年最让我牵肠挂肚的两件要做而未做的事,大概就是买单反和出门旅行了。原来死都要用国庆长假出去走走哪怕是随便什么没去过的小镇都行的想法,在回老家后最终还是说服自己留下来陪母亲;十二月,终于决定先搞一个便宜的国产胶片单反玩玩,而需要一次性高投入的昂贵数码单反就再延期观察一段时间,意外的是,圣诞节后冰冰慷慨地表示愿意将自己的旧海鸥长期借用给我,教我兴奋不已,在此隆重感谢。

    09年最早的记忆应该就是与老KA到疆进酒看二手玫瑰的演出,转眼,老KA回福州已经快一年了,貌似去樱花国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一年家里没白蹲,恭喜了!

    母亲来陪我了两次,加起来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她在的日子我衣食无忧、饭来张口,但也心有牵挂,总是特别准点地下班,一般假期也都只陪着她,几乎暂停了与朋友所有的活动,片子也不能正常看。于是这样的日子到最后总是让我受不了。但我现在明白了,即便不是母亲,只要是某个人与我平日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便会心生嫌弃,这种嫌弃倒并非真的就是讨厌,只是会在心里默默计较这个人占用了多少本该是我自己的时间,而这些时间里我本该做多少自己的事情,好像这一段时期我没做成什么事情都是别人害的。但事实是,在我一个人的大多数时光里,我依旧还不是这般庸庸碌碌、一事无成。想到这点,我开始嫌弃自己。

    失去熊送我的那串浅爷吊牌的时候正值本命年头的敏感期,把脑袋里离谱的想象当作了直觉和预感,还以为这一年将有大的转变发生在我身上,一边惶恐一边期待。有一段时间确实已经到了抽离的边缘,也曾尝试了改变,最终被驳回,心中竟然也渐渐平静下来,与其说是感到安稳了,不如说还是嫌麻烦。在巨大的情绪波动后,我都容易陷入到虚无主义的深渊里,既然一切都是无意义的,何苦要为难自己,就这样吧。不知道再一次被不甘心的血液冲昏头脑会是什么时候,但我已经不敢随便奢望什么美好的转变了。有的时候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这一年,我与我迄今为止生命中最想见的一个人擦身而过。而这个名叫浅野忠信的男人也在这一年里结束了自己14年的婚姻——这大概是09年对我而言最为剧烈的两件事。事情发生的当时都写了详细的日志,该说的都说了。虽说也同时错过了女王蒂尔达,但今年确实见到了不少喜欢的影人,朱丽叶比诺什、伊莎贝尔于佩尔、侯孝贤、李灿森、安圣基、小田切让等等。一方面我是真的知足了,另一方面这么多人也替代不了一个浅野忠信(样机去日本给我带来了浅爷99年的写真集多少算是一个弥补),但我依旧会积极地信命,我知命该如此、命不弃我。

    春末夏初的时候,熊来北京与我度过了充实快乐的4天,为什么明明是09年的事,却已经感觉很遥远。虎牙年头和年尾各来了一次,头一次还没毕业,第二次就是因公出差了。

    春节和国庆都在老家悠闲地度过,也是在这次国庆回家后,24年来我第一次感到母亲是如此溺爱我。从前的我,一直都只感到了她的严厉和性急,每次她恨铁不成钢地说自己多溺爱我而我又多让她失望的时候,我打心眼里嗤之以鼻。离家工作的原因之一也是想脱离她严厉的管束,然而竟然越来越感到了她的宠溺,这真是我人生至今对自己母亲看法的一大转变,并终于认识到,原来年轻时候的我真的曾让她那么操心。

    整一年,好好码字的时候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几乎都用差劲的照片替代了要写的无数字,这算是一个改变。上半年还在担心抽烟越来越凶该怎么办,到了下半年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斩断了精神依赖,这也算是一个改变。最让我感到高兴的一点是,读书在这一年里养成了习惯,并有形成强迫症的趋势。要感谢身边读书不倦的同事朋友,这必然与大家的互相督促与影响分不开,来年一起读更多的书。

    下半年大部分的工作时间好像都耗在几个大片上。MJ的意外过世后,《就是这样》忙活了一个月,还因此去了趟上海出差。如今的《阿凡达》从年末忙到年头,现在还没完。虽说真没太多可说的,但确实是让我想忘都难忘的事。

    看了三部话剧,人艺《操场》、林奕华《生存与生活》、李国修《莎姆雷特》。虽说稀少得可怜,但仍不影响我完全为李国修所倾倒。《莎姆雷特》是真正的笑中带泪,以小见大地道出世间百态,让我第一次真切深刻地被莎士比亚的名句触动,整场看下来,我感到我哽咽的时间与我大笑的时间一样多。

    有几个值得一说的“×年”都集中在09年,我远离高考5年、国庆60年、澳门回归10年,还有些别的,比如敏感词20年和敏感词11年。我想说的是,我对这些事情的理解一年一年都有不同,但我相信是在朝一个逐渐正确的方向,这让我感到欣慰,其余的,不说也罢。

    我一面翻着这一年写的日志,一面回忆着写下上面这些,原来这一年过得如此满满当当,却为什么越来越频繁地被《玛丽和马克思》这样的故事同感和共鸣到泣不成声。新千年第一个十年居然就这样过去了,我们跨进了10年代。之前我可能还为自己日渐年长的岁数感到危机,而现在与以后我将再次精神焕发地期待看到十年二十年后的自己将会有什么变化。这真是人性本贱、越打越韧。

    分享到:

    评论

  • 差点忘了用户名了。。挑了一篇你字数最多的留言。。唉,你依旧是我的动力,我的曙光,我的太阳啊。。我乖乖去重新开始
    回复乏味的Zzz说:
    hug U~ =3=
    2010-01-18 13:38:53
  • 意外的,新年版面很冷调啊。看你的2009回顾,是成长很多的一年吧,生活和工作都得到了重要的磨练。虽然写字少了,不过照片拍得真不差,再接再厉啊~希望新的一年我们都能对生活越来越满意。
    回复KAWAI说:
    恩,共勉!
    2010-01-02 20: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