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31

    时光流淌三五天 - [-一个人-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ttoo1124-logs/34477270.html

    面对一大锅粉丝萝卜汤,多到四个人都吃不完,心想娘又估计错误了,却被贡丸和原创香肠的美味提起神来了。娘吃完先去洗澡了,我慢悠悠用勺子舀着粉丝吃,眼泪水猝然掉下来,心中那个滋味,是一半温暖一半凄凉。想到以前娘说,吃饭时不能和着眼泪,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却每次都会乖乖放下碗筷。

    才知道,告别的时刻,爸爸们的泪腺更敏感,惹得身边人都潸然起来。回头想想,尽管他过了这KUSO的大半生,红着两眼、闪着泪花、笑着朝我们挥手道别的时刻,真是完全达到了纠结电影对我的催泪功力。

    外公过世快有半年了,我仍时时想起他,而且每每都悲从中来。春节时候去外婆家,面对他的遗像,便兀自抹起了泪,哗啦啦地,止都止不住,为了不让在外屋的家人知道,还硬撑着不发出声响,很辛苦。其实我不是外公生前最亲近最疼爱的孙辈,这才是最奇怪的,从前我对他也是尊敬到客气的程度。虽然知道外公临终前一直在人前夸我懂事争气,很是欣慰自豪,而我赶回去看他最终还是晚了一步,那感情仿佛是一下子升华起来了。

    眼泪水这个东西真的很符号化,流泪的瞬间往往只是遭到了催化,真正促使它掉下来的总是远远不止那当下。09年的春节过去了,我到了人生第二个本命年,自然而然地不再轻易许愿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本命年不能许愿?
    回复说:
    ……当然不是……
    2009-02-07 19:5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