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31

    激萌的岁月 - [-一个人-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ttoo1124-logs/26494503.html

    晚上准备下班,抓起MP3,猛然发现一只耳塞的外层保护套不见了,条件反射般地在桌子上和桌底下寻找了一番,未果。“这都能掉,服了。”我叹气。想起早上在B1停车的时候拉耳塞有点用力,难道是掉在那里了?我决定下去拿车的时候顺便找找。

    把需要的东西从公司的电脑拷进移动硬盘后,我戴上了MP3,又忽然发现那只掉了保护套的耳塞是右边的,但我记得早上是拔左边的耳塞比较用力,于是推翻了我之前的猜测,这个事情变得没有线索了。

    终于下了几点雨,北京的灰蒙蒙凭几滴雨真的很难洗干净。但骑到中途这雨大起来了,我停下车,从包里拿出雨伞,有点得意地打上了。因为自从我发现包可以挂在车把上而不用背在身上后,我就每天带着伞和小说,用不用得到是另外一回事。

    想起中午值班,去“小黑屋”未果,便终于有机会去超市买了点牛奶水果,顺便还买了些杏仁,还满期待回家去边看片边吃杏仁的样子。这几日梦多,虽都不记得梦见了什么,却整日昏昏沉沉精神不佳。下午和油漆去楼道抽烟提神,听说拉哥要走,有些意外,加上工作量大总是加班,多少有些沮丧。不过重新回到办公桌的时候,还是成功地让自己对这工作再次充满了热情。

    想起昨晚本想在淘宝买个环保袋,挑了两个,叫某人看看哪个更好,结果听到了很嫌恶的评语。那一刻我很讨厌他,并不是因为他说那两个包不好看,其实我知道他是个明事理的人,但有时候他自以为是的口气实在让我觉得沟通困难,明明是我赞同的东西听到他拿腔拿调地摆出观点来便让我本能地要和他唱反调。当然,只是那么几个瞬间,随后我会像默默地讨厌他一样默默地原谅他。我想他是我一个重要的朋友,但我对他来说是不是重要我不知道。无论如何,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话题,但在本质上却没有什么相像的地方。

    雨越来越小,快到家的时候,雨不下了,有些风,温度也没有降。小区的水泥路已经干了,好似那场雨下在2个小时以前,而其实全然发生在半个小时以内。我垂着眼帘,满眼看到的是老太太们下垂的奶子晃荡晃荡,这城市老龄化的程度之高在每个小区公园都能强烈地感受到。我又回到了这充满了霉味与花露水混合味道的屋子里。我想假如明天继续下雨的话,我该换双鞋穿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哇 好干净的模板
    回复54说:
    萌吧
    2008-08-02 22:23:17
  • 好象坚持下来的事是我终于当成了火拼双扣里佃户。我终于可以很牛逼的挑人打牌。而不是别人看见我就落慌而逃
    回复说:
    哇 那也不错
    2008-08-01 22:29:47
  • 最近好沮丧,想给自己放假调节调节,但是又赶上闹运,怕回不来,真是命途多舛
    今天早上霉到不行,连来了两辆公车没追上,还跑出一身汗,后面等了十分钟一直不见再来,害我打车,结果还迟到,下午头疼又苦闷,结果还被一个没心没肺的朋友说了很不中听的话,虽然我知道只是措辞问题,但还是感到很不爽,哎,还是开始看书吧,脑袋都要成镂空的了
    回复油漆说:
    我决定去医生的演唱会了,明天打电话订票
    另外,我们去北戴河吧
    2008-07-31 22: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