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6

    - [-一个人-记]

    忽然夏天,春天果然遗落了。姑娘们开始穿热裤、丝袜、复古裙,日照时间从早上5点到晚上7点,一片光明。然而,在2012年将要到来之际,我仿佛遇上了流年,起码迄今为止看上去是这样。

    某天早晨在上班路上,忽然就想明白了所有这一切折磨与不顺的根源,或许有些唯心,但起码可以让我对症下药地解开心结,而且,真的不想再逃避,受够了那种越逃避越折磨的痛苦。那一整天,我无数次鼓励自己要积极面对、彻底解决,然后感到心中拨云见日的舒畅。

    喜事是COCO要当妈了!身边生娃的朋友又多了一个。如果说公司让我越来越感到厌倦的话,得到这一群朋友真是最大最宝贵的收获。一群真性情的女人和一些负责又智慧的男人,人生还有什么比这一切更难得。

    下午说到生娃的话题,大家在群里神侃了半天。我曾经也是个不喜欢小孩拒绝生育的人,觉得麻烦、养孩子压力大。如今却神奇而自然地整个转变了态度。不仅想生孩子,而且起码要俩。我们这一代已经受够了政策性独生子女的毒害,为何还要继续害自己的下一代。也许很多人觉得一个孩子已经够累了为何还要为自己添事儿,完全忽略了孩子之间的兄弟姐妹情,其实当孩子们学会互相照顾后,或许未必是让家长费心,而很可能是省心。而想要个孩子,是因我很害怕将来有一天,父母过世、伴侣离开,只剩自己孤独一人,也许有孩子也未必能摆脱孤独,可是我迷恋在这世界上相依为命的那份复杂的感情,尽管可能最亲的那个人并非就一定在身边。就好比现在,我知道即便全世界都不相信我,但我还有我娘在,我心里会踏实、会有勇气、会有希望。而也会因为彼此而想让自己变得更强,不仅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依靠对方,也会在对方需要的时候能够二话不说伸出肩膀做一个强有力的后盾。我相信生命经过这种仪式般的磨练会更丰盈。

    世间让人害怕的东西太多了,有形的、无形的,有时候真的觉得撑不过去、想逃逃不掉、不如干脆放弃。但我试过了,这方法很糟糕,迎接它们、面对它们、可能最后并不能很好地去解决,但相信此后害怕的东西会越来越少,直到可以坦然地面对死亡。

  • 昨天傍晚刚到家,突然就发现了这绝美的夕阳,火速拿出相机跑进中间屋的阳台捏了几张,这是清明回京后第一次拿起相机吧。不仅如此,这个月几乎也没有读书,到一个新地方,安静让我感到恐惧,于是总是开着电视或者音响,加上春天的嗜睡,拿起书本的时候,眼睛也差不多要合上了。

    在我搬家前的一周,收留了遇到灵异事件的花君,却没想到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和一定程度上的阴影。搬进新家的第一个星期,完全没有安全感,甚至都不想回家。度过了这漫长又难熬的一周,终于迎来了期盼回家宅着的感觉,习惯起来了吧。

    上周二去看《如梦》和吴彦祖,这是第一个让我想中途退场的片子。因为有过睡前喝咖啡结果整夜失眠的经历,片子看完后特地点了奶茶,谁知麦当劳的奶茶茶味这么重,意料之中地又彻夜失眠,早上五点过实在受不了了,爬起来坐床上开始涂指甲油……

    周五蹭了好心人的票到新光现场看“民谣之路”的拼盘演出,周云蓬唱《中国孩子》把现场萌翻了,万晓利的声音真是我听过的现场中最性感的,惊现一直想看一次现场的张浅潜,还有网络上很红的邵小毛原来真的很逗很有意思。啥时候能看一次左小祖咒呢。

    周六又是朋友给的票去了CIGE国际画廊博览,完了跟一帮好盆友去COCO家火锅聚餐,说说笑笑侃大山,真是好不快乐。周日北京的大风大雨差点让我以为是来了台风,温是又降了十几度,这再过一周就要立夏了,啥时候才能热起来呀。

    四月的最后第三天,仿佛一切开始走入正轨,希望这一年最不顺的时候已经过去。

  • 也不知哪里受了凉还是中了邪,周四开始扁桃体发炎,肿得抵住了小舌头,周五早上起床就全身无力头疼无比了。刚请假了数天不好意思再接着请,不得已便申请了在家办公,我这向来一到生病的时候就脆弱无比到好像有一个眼泪开关,按一下就哗哗滴。然而前一天晚上还特地买了周五晚上Tizzy Bac的演出票,便好歹在家歇到了晚上,拖着病体跑去了MAO跟漆仔汇合,谁知我们这大半年没去MAO的俩老太太都不知道人家改了规矩,明明从来都9点才开始的演出这回提前到了8点,而谁也没告诉我们甚至票上也没有写,我们俩衰神屁颠屁颠挤进人群,台上人的脸都没看清楚,人家就OVER了,好歹ECHO了两首,加起来就听了7首曲子,这让我等了两年的演出就草草收场了。然后不甘心的进16MM喝小酒抽水烟聊八卦,这便是咱们特有的调节方式吧。本来清明前就说好的这周六大家出去春游的计划因为这折磨人的小病我也只能缺席了,在家待一天简直让人不能忍受,想起要搬家的就焦虑想起老娘在的时候就桑心,幸而晚上跟他们春游回来的一帮人吃了个烤肉自助餐,虽然很不划算就为了让自己忘记那些该死的不愉快。这终于是周末的最后一天了,下午去了新地儿整理了下新屋子,下周便可陆续搬一些过去,虽然心还悬着,总算恢复了些元气。第一次感到周一到来的幸福感,工作的忙碌可以让人暂时摆脱本来就非正常存在的软弱。

    有那么一二刻,就觉得自己跟这枯萎了的植物一样,周遭全是一片正常茂盛的同类,偏偏在这万物生长的初春落寞孤寂地史咗。每当这个时候,脑子里想到的全是那些“可恶”的电影里的绝望台词:那些正常生活的人们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人这一生有好多事做不到,做到的好多事还是错的。。。真TM没意思啊。然后就想到小孟在第二次考研前跟我见面时随便吐出的一句话:U lose nothing, Bcoz U have nothing 2 lose.

    大概还是因为意志力的削弱+搬家+生病,要挺过去。

    阳台上的春色

    小区里的春色

    余英坊的春色

  • 十年前的自己一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和卡桑能像现在这样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互相倾诉,讲一些两个女人之间才可能有的对话。在我24年多的岁月里,这是我与卡桑相处最融洽的年代。然而,其实这一切也不是那么出乎预料,不过也是年岁增长后自然而然的变化罢了。真正出乎意料的是,年少时渴望离开的卡桑的臂弯现在却越来越渴望依靠,她在逐渐衰老,而我对她的依恋却好像本杰明·巴顿的身体一样执行着不可思议又身不由己的逆生长。

    在刚刚过去的三月里,各种突然的、惊喜的、神奇的转变接踵而至,递简历和被通知采访任务在同一天,以为没戏后还没来得及体味失落和沮丧就得到了部门调动的喜讯,准备安下心来时却又得知那份简历并非白投,犹豫是有那么一下下,但还是迅速地作出了选择,放弃了可能会有更高待遇的那头。这一波未平,家里也不闲着,本来就已经决定好清明同卡桑一起回家,却在车票买好之后得知房东要收回房子,紧接着马不停蹄地看了几个晚上的房子,好歹在走前定下了一家,这样,三月也便过去了。

    在春意盎然的老家度过了四月的第一周,珍爱生命、远离网络的日子美妙到不愿意离开。然而,终于还是从满眼春色的江南回到连阳光都要干燥直接很多的北方。下了火车直奔公司上班的我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那些曾经和卡桑一起走过的平常巷陌的熟悉景色时时在提醒我自己的软弱。我总算十分没用地面对了这个事实——没有一个至亲的人在身边的飘泊生活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我怀念起曾经硬着心肠的薄情和无义,情感的日渐丰富和外露不是一个好兆头,我感到自己的意志在被慢慢消磨,这多么令人讨厌。

    四月,又是一堆事情等着我去尝试和完成,心中的一团乱麻需要一定的时间慢慢梳理,这是常年反复邂逅残忍而不得不学会的本领。预感到这一个月会繁忙到连春天的到来都无心享受的地步,这不要紧,假如我已在被命运牵着鼻子走,我应该起码多少要更主动一些。那些在农历年前翻墙写下的,与其说是愿望,不如说是给自己定下的目标,2010年要做到的事。

    2010年的春天已经到来。

  • 又下雪,下你大爷。这一季的雪已经下得人疲惫不堪了,把春天交出来。

    这个周末片子看得少,这几个月书读得少,但是倒也不是因为这些,总之心情愉快不起来。

  • 2010-02-28

    倒叙 - [-远视眼-摄]

    哪知道春寒料峭的正月十五又飘起了密集的雪花儿

    于是上周五调休了一天陪卡桑去了天津,没劲透了

    那日大幅降温到隆冬

    某麻花店里的小摆设

    山寨外滩公园里的山寨福尔摩斯

    大冷天上这玩意真是太刺激了

    肥鸽纸

    塘沽某饭馆里互拍

    ---------------------春节假期部分遗珠分割线-------------------------

  • 1月头上贪便宜买的两卷2月就过期的Kodak400,原以为一卷37张很快就拍完嘛,结果还是拖到了2月才搞定。虽说试机效果出来还不算太坏,第一卷还行,第二卷是和卡桑去龙潭庙会时候一口气拍完的,那过期的迹象已经比较明显了- -

    照例挑了部分出来见人,除了缩放没有做任何后期。还是要感叹下,这胶片的质感真是数码不能比的啊~

    客厅的阳光总是这么销魂

    为卡桑庆生在海底捞

    胖兔子现在可坏了,白天出来放风的时候都懒得回笼子撒尿拉屎了,我们晚饭后不给它吃胡萝卜就屁股朝外生闷气,再怎么逗它都不愿转过头来。一直想拍它前肢离地站起来的样子和伸懒腰打哈欠的样子,但它太谨慎敏捷了,一靠近它就很紧张,做不出这么放松的动作来,于是一直拍不着,恨!

    很爱这张

    以上是第一卷,以下是龙潭庙会的第二卷

    诡异的光束刚好挡住了卡桑的脸

    当时人多拥挤,马虎地捏了一张,还以为根本没对焦,没想对上了- -

  • 2010-02-15

    傳奇 - [-远视眼-摄]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聽了一遍又一遍。

    春節前的最后一個周末,你們來吃飯。

    胖兔子其實有名字,它把拔曾經指給我看,繼而說明自己從來沒這樣叫過它,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也從來沒有這樣叫過它。

    非常陰冷的大年初一,陪卡桑到雍和宮燒香,人多到令人煩躁。

  • 2010-02-13

    昨日下午 - [-一个人-记]

    09年的春节和国庆长假,我都因为要回家提前买了车票多请了几天假。国庆请假的时候,听说上头很不高兴,说每到长假总是这些人请假,工作都安排不过来,意思就是觉得我请假太频繁,当时很尴尬,因为车票已经买好,不能不请出来,便只能决定牺牲2010年春节假期,这样领导才没了抱怨。

    这次春节前,主编又在为极大部分员工要提前请假回家的事头疼,讲到我们部门,除了我和部门领导,其他人都会起码提前一天走,到最后,大部分工作都安排到了我这里,这时候主编才恍然大悟地说:原来XX你不回家过年啊。我当时就哭笑不得了。

    有次上班时间出去观影活动,因为时间尚早,活动结束时下班时间也未到,我便和同行的同事商量,要不要再回趟公司到下班再走,那同事丢给我一句:你得了吧,你回去一趟没人会说你好,不回去人家也不会察觉到。顿时把我点醒。

    目睹很多关系很好的同事跳槽离职,他们在的时候不见得有多好的待遇,走的时候公司才着急会说如果是工资问题的话可以谈,然而他们一边还是抱着对这里的感情与留恋、一边也是等待与忍受太久后的失望,最终还是一一离开。

    我这第一份工作做到第三年,人是有了长进、但也向往更多。奇怪的是,发现它的各种缺点后却比不知道的时候更有一种深深的依恋,要离开,是轻易舍不得的。同时我也很清楚每一个单位和岗位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然而我知道再理想主义的人也会有敌不过现实生活压力的那一刻。

    在农历09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里,我一边听着Pink Floyd的老歌,一边在空落落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做机械运动,心中倍感凄凉。

  • 我是被卡桑用诸如“有很多台湾水果”这样拙劣又明显的玩笑谎话骗去的,最近虽然被接连地刺激和打击,一个人的时候对这样的状况死钻牛角尖对自己一再地失望,而与卡桑在一起的时间里却是发自肺腑地感到开心,这样讨厌的自己有卡桑陪着,真好。

  • 请依序从1到5排出下面最容易让你哭的原因,1是最容易哭;5是最不容易:
      - 感动
      - 伤心
      - 痛(肉体的痛)
      - 生气
      - 担心/紧张

    感动 [跟你不是很熟的人心中的你] 排在第1:常常把自己藏起来的人。很有神秘感。不容易接近。

    伤心 [ 跟你很熟的人心中的你] 排在第3:心思很细腻的人。很多时候伤心不会表现出来,不过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

    痛 [ 你希望别人觉得你是……] 排在第5:很清楚自己想什么要什么的人。

    生气 [ 你最希望你的情人是……]排在第4:很细心。你需要什么他都有准备。不会因为很少的东西便找你。

    担心/紧张 [最真实的你是……]排在第2:孤独的人。很希望可以跟一大堆人在一起。不过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样跟别人沟通。

    天朝帝都

    拍照的人

    站立的人

    可爱的帽子

    扫雪的人

    冬日大好阳光

    南池子大街

    卡桑

  • 我也有过对这厚实短小身材毫不在意的岁月,那个时候满心都觉得世界负我,真心感到怀才不遇;而如今我越来越开始在意自己的体重是因为我,从上到下从内而外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找不到半点值得自己骄傲的地方,终于明了了之所以不遇那明明就是因为没有才罢了。

  • 雪都厚到没掉脚踝了,据说这样的大雪天在北京也是非常罕见的,我赶上了,打滚~

    为了配合这大雪天,我换了一个雪白滴模板~

  • 唔,今天刚醒来就得到的好消息,下雪了,这是新年我实现的第一个愿望,于是我背着相机出门鸟!

    一路拍着便走到了工体糖果,川川川新年K歌拉开帷幕,以下是精选出来的K歌众生相,爱你们。

    最爱油漆欢乐地跳着《管他什么音乐》的那张!

    PS.刚才样机发来短信,说外头下大雪了,我便飞奔到阳台,万籁俱寂,地上厚厚的新雪,一个脚印都没有,激萌!

  • 走进小区的大门,看到小区幼儿园的门口聚集了孩子们与来接他们回家的父母,那些个还没长过我腰际的娃们各个都一脸的兴奋,差点叫人以为是放寒假了,而其实只是过元旦罢了。这是09年最后一天公司提前下班后在回家路上看到的情形,貌似是我搬到这小区后头一次在这幼儿园放课的点儿回家。

    一路上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直接去菜场买点好吃的回家做顿年末大餐,在走进小区大门的刹那决定还是先回家放了东西再出来买菜,结果进了暖融融的房子之后自然而然地便不想再出门。我半个月前就开始计划着要怎样怎样嗨翻天地度过这个跨年的妄想,随着一碗简陋的速冻饺子下肚而顺利落空。

    我的09年好像整体就是在这种因为这样那样鸡毛蒜皮的原因最终自己先前计划的打算的都没有实现的状态下匆匆度过的。比如,虽然这一年不少自己感兴趣的人和乐队来了北京,但真正看的演出却屈指可数,都会因为类似“没人陪我一起去啊”“太远了又太晚了啊”“天气实在太冷了呀”这样无关紧要的原因踟蹰,最后大都就这样错过了。也基于相同的状况,尽管我在法盟办了观影会员卡,但如今已经快两个月没去过那里看片了。如果要说这一年最让我牵肠挂肚的两件要做而未做的事,大概就是买单反和出门旅行了。原来死都要用国庆长假出去走走哪怕是随便什么没去过的小镇都行的想法,在回老家后最终还是说服自己留下来陪母亲;十二月,终于决定先搞一个便宜的国产胶片单反玩玩,而需要一次性高投入的昂贵数码单反就再延期观察一段时间,意外的是,圣诞节后冰冰慷慨地表示愿意将自己的旧海鸥长期借用给我,教我兴奋不已,在此隆重感谢。

    09年最早的记忆应该就是与老KA到疆进酒看二手玫瑰的演出,转眼,老KA回福州已经快一年了,貌似去樱花国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一年家里没白蹲,恭喜了!

    母亲来陪我了两次,加起来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她在的日子我衣食无忧、饭来张口,但也心有牵挂,总是特别准点地下班,一般假期也都只陪着她,几乎暂停了与朋友所有的活动,片子也不能正常看。于是这样的日子到最后总是让我受不了。但我现在明白了,即便不是母亲,只要是某个人与我平日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便会心生嫌弃,这种嫌弃倒并非真的就是讨厌,只是会在心里默默计较这个人占用了多少本该是我自己的时间,而这些时间里我本该做多少自己的事情,好像这一段时期我没做成什么事情都是别人害的。但事实是,在我一个人的大多数时光里,我依旧还不是这般庸庸碌碌、一事无成。想到这点,我开始嫌弃自己。

    失去熊送我的那串浅爷吊牌的时候正值本命年头的敏感期,把脑袋里离谱的想象当作了直觉和预感,还以为这一年将有大的转变发生在我身上,一边惶恐一边期待。有一段时间确实已经到了抽离的边缘,也曾尝试了改变,最终被驳回,心中竟然也渐渐平静下来,与其说是感到安稳了,不如说还是嫌麻烦。在巨大的情绪波动后,我都容易陷入到虚无主义的深渊里,既然一切都是无意义的,何苦要为难自己,就这样吧。不知道再一次被不甘心的血液冲昏头脑会是什么时候,但我已经不敢随便奢望什么美好的转变了。有的时候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这一年,我与我迄今为止生命中最想见的一个人擦身而过。而这个名叫浅野忠信的男人也在这一年里结束了自己14年的婚姻——这大概是09年对我而言最为剧烈的两件事。事情发生的当时都写了详细的日志,该说的都说了。虽说也同时错过了女王蒂尔达,但今年确实见到了不少喜欢的影人,朱丽叶比诺什、伊莎贝尔于佩尔、侯孝贤、李灿森、安圣基、小田切让等等。一方面我是真的知足了,另一方面这么多人也替代不了一个浅野忠信(样机去日本给我带来了浅爷99年的写真集多少算是一个弥补),但我依旧会积极地信命,我知命该如此、命不弃我。

    春末夏初的时候,熊来北京与我度过了充实快乐的4天,为什么明明是09年的事,却已经感觉很遥远。虎牙年头和年尾各来了一次,头一次还没毕业,第二次就是因公出差了。

    春节和国庆都在老家悠闲地度过,也是在这次国庆回家后,24年来我第一次感到母亲是如此溺爱我。从前的我,一直都只感到了她的严厉和性急,每次她恨铁不成钢地说自己多溺爱我而我又多让她失望的时候,我打心眼里嗤之以鼻。离家工作的原因之一也是想脱离她严厉的管束,然而竟然越来越感到了她的宠溺,这真是我人生至今对自己母亲看法的一大转变,并终于认识到,原来年轻时候的我真的曾让她那么操心。

    整一年,好好码字的时候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几乎都用差劲的照片替代了要写的无数字,这算是一个改变。上半年还在担心抽烟越来越凶该怎么办,到了下半年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斩断了精神依赖,这也算是一个改变。最让我感到高兴的一点是,读书在这一年里养成了习惯,并有形成强迫症的趋势。要感谢身边读书不倦的同事朋友,这必然与大家的互相督促与影响分不开,来年一起读更多的书。

    下半年大部分的工作时间好像都耗在几个大片上。MJ的意外过世后,《就是这样》忙活了一个月,还因此去了趟上海出差。如今的《阿凡达》从年末忙到年头,现在还没完。虽说真没太多可说的,但确实是让我想忘都难忘的事。

    看了三部话剧,人艺《操场》、林奕华《生存与生活》、李国修《莎姆雷特》。虽说稀少得可怜,但仍不影响我完全为李国修所倾倒。《莎姆雷特》是真正的笑中带泪,以小见大地道出世间百态,让我第一次真切深刻地被莎士比亚的名句触动,整场看下来,我感到我哽咽的时间与我大笑的时间一样多。

    有几个值得一说的“×年”都集中在09年,我远离高考5年、国庆60年、澳门回归10年,还有些别的,比如敏感词20年和敏感词11年。我想说的是,我对这些事情的理解一年一年都有不同,但我相信是在朝一个逐渐正确的方向,这让我感到欣慰,其余的,不说也罢。

    我一面翻着这一年写的日志,一面回忆着写下上面这些,原来这一年过得如此满满当当,却为什么越来越频繁地被《玛丽和马克思》这样的故事同感和共鸣到泣不成声。新千年第一个十年居然就这样过去了,我们跨进了10年代。之前我可能还为自己日渐年长的岁数感到危机,而现在与以后我将再次精神焕发地期待看到十年二十年后的自己将会有什么变化。这真是人性本贱、越打越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