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从用上了爱疯四,背相机外拍的时间骤降,虽然还是没玩过瘾爱疯的摄影应用,但倒腾出来的东西质量参差不齐,奇形怪状,并且想到冷落的相机就感到些许的撕落。不过最近又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入手个胶片机,海鸥300G物归原主后,还真是不习惯呐。

    春节后娘跟着来京同住一段时间,因为地方实在太小,我已经快到忍受的极限,尽管平时生活起居几乎不用我再操心,真是喜忧参半,好在这样的日子已经开始倒数。

    这一个多月没怎么陪月月玩,她都不怎么理我了,桑心啊,作为半个宠物的主人,我是伤不起的类型TAT

    菲姐台湾开唱回来后,给koji和ryan夫妇带来的小礼物,我们有幸尝到一个,美味呐。虽说意义非凡,我还是拍完照就吃了,吃完就扔了包装纸,为此,楠哥严肃地批评我说:你不是一个粉丝!

    春节在家时娘自己做的千张包子,好吃死了。

    哎哟,羡慕嫉妒恨都来不及呢!

    你有多久没从这个角度看过我了!?

    团购的雪江日料真是不错,量足味好,还想再去~

     

    人工降雪了好几次,总算减轻了帝都的旱情。

     

    第一次享受三八节的假期,花一个上午时间搞定一专题后,便跑去看《观音山》,就像看李玉之前的片子一样,那些漂泊感、流浪气、废墟美学生生地摧残着我的泪腺。在这片里,更有插入的512地震场面,那句“还在摇”真是让人泪如雨下啊。

  • 到底还是没忍住,28号那天把剩下的胶卷拍完了便拿去冲扫,今天四卷都出来了。不过滇西行的照片太多,之前又写过一篇了,便觉得没必要再弄一篇,放在了豆瓣相册(有兴趣请移驾: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31221230/)。下面是用剩下的小半卷拍的,从所住的小区到团结湖公园。

    小区里的夏花

    河北跟我说:我对自己的最低要求就是,不要因为工作而失去了敏感。只要灵魂还在,就没关系,现在是生活所迫,总有缓和的那一天。

    那种在格子间朝九晚五的悲哀忽地都涌上心头来,既然如此,为何现在却为一份这样可悲的工作焦头烂额寝食难安?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自己心里的声音,虽然心里想的往往跟现实有很大的差距。两年前的我一定不会想到,两年后,一切又从头开始,也不会想到,原来自己还是那么没用那么2。

    想起在云南时与很多谈起未来,玩笑地说,十年后咱都是中产阶级了吧。然后此时看起来,一切都比想象的糟糕。

  • 我本来想,如果这个小20天的假期里能够把预定的3件大事都顺利完成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不管以哪种方式。但现在看来,有一件事已经被迫搁浅了,运气好的话可以很快,运气不好的话又得从头开始。怎么办呢,如果过了2012地球还不毁灭的话,我就生个娃吧。不解释。

    看到这样的景色,就会有再次拿起画笔的冲动,笨蛋,都已经废掉五六年了!

    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个奇怪的国度又开始禁言了。不知道会不会仅仅因为这句话,这篇日志将来的某一天会被封锁。

  • 看到我拍她就笑起来的阿多

    愁眉苦脸的阿花

    这花丛开得跟《明亮的星》似的

    小萝莉在凹造型,可惜焦对偏了

    公园三姐妹

  • 也不知哪里受了凉还是中了邪,周四开始扁桃体发炎,肿得抵住了小舌头,周五早上起床就全身无力头疼无比了。刚请假了数天不好意思再接着请,不得已便申请了在家办公,我这向来一到生病的时候就脆弱无比到好像有一个眼泪开关,按一下就哗哗滴。然而前一天晚上还特地买了周五晚上Tizzy Bac的演出票,便好歹在家歇到了晚上,拖着病体跑去了MAO跟漆仔汇合,谁知我们这大半年没去MAO的俩老太太都不知道人家改了规矩,明明从来都9点才开始的演出这回提前到了8点,而谁也没告诉我们甚至票上也没有写,我们俩衰神屁颠屁颠挤进人群,台上人的脸都没看清楚,人家就OVER了,好歹ECHO了两首,加起来就听了7首曲子,这让我等了两年的演出就草草收场了。然后不甘心的进16MM喝小酒抽水烟聊八卦,这便是咱们特有的调节方式吧。本来清明前就说好的这周六大家出去春游的计划因为这折磨人的小病我也只能缺席了,在家待一天简直让人不能忍受,想起要搬家的就焦虑想起老娘在的时候就桑心,幸而晚上跟他们春游回来的一帮人吃了个烤肉自助餐,虽然很不划算就为了让自己忘记那些该死的不愉快。这终于是周末的最后一天了,下午去了新地儿整理了下新屋子,下周便可陆续搬一些过去,虽然心还悬着,总算恢复了些元气。第一次感到周一到来的幸福感,工作的忙碌可以让人暂时摆脱本来就非正常存在的软弱。

    有那么一二刻,就觉得自己跟这枯萎了的植物一样,周遭全是一片正常茂盛的同类,偏偏在这万物生长的初春落寞孤寂地史咗。每当这个时候,脑子里想到的全是那些“可恶”的电影里的绝望台词:那些正常生活的人们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人这一生有好多事做不到,做到的好多事还是错的。。。真TM没意思啊。然后就想到小孟在第二次考研前跟我见面时随便吐出的一句话:U lose nothing, Bcoz U have nothing 2 lose.

    大概还是因为意志力的削弱+搬家+生病,要挺过去。

    阳台上的春色

    小区里的春色

    余英坊的春色

  • 又下雪,下你大爷。这一季的雪已经下得人疲惫不堪了,把春天交出来。

    这个周末片子看得少,这几个月书读得少,但是倒也不是因为这些,总之心情愉快不起来。

  • 2010-02-28

    倒叙 - [-远视眼-摄]

    哪知道春寒料峭的正月十五又飘起了密集的雪花儿

    于是上周五调休了一天陪卡桑去了天津,没劲透了

    那日大幅降温到隆冬

    某麻花店里的小摆设

    山寨外滩公园里的山寨福尔摩斯

    大冷天上这玩意真是太刺激了

    肥鸽纸

    塘沽某饭馆里互拍

    ---------------------春节假期部分遗珠分割线-------------------------

  • 1月头上贪便宜买的两卷2月就过期的Kodak400,原以为一卷37张很快就拍完嘛,结果还是拖到了2月才搞定。虽说试机效果出来还不算太坏,第一卷还行,第二卷是和卡桑去龙潭庙会时候一口气拍完的,那过期的迹象已经比较明显了- -

    照例挑了部分出来见人,除了缩放没有做任何后期。还是要感叹下,这胶片的质感真是数码不能比的啊~

    客厅的阳光总是这么销魂

    为卡桑庆生在海底捞

    胖兔子现在可坏了,白天出来放风的时候都懒得回笼子撒尿拉屎了,我们晚饭后不给它吃胡萝卜就屁股朝外生闷气,再怎么逗它都不愿转过头来。一直想拍它前肢离地站起来的样子和伸懒腰打哈欠的样子,但它太谨慎敏捷了,一靠近它就很紧张,做不出这么放松的动作来,于是一直拍不着,恨!

    很爱这张

    以上是第一卷,以下是龙潭庙会的第二卷

    诡异的光束刚好挡住了卡桑的脸

    当时人多拥挤,马虎地捏了一张,还以为根本没对焦,没想对上了- -

  • 2010-02-15

    傳奇 - [-远视眼-摄]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聽了一遍又一遍。

    春節前的最后一個周末,你們來吃飯。

    胖兔子其實有名字,它把拔曾經指給我看,繼而說明自己從來沒這樣叫過它,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也從來沒有這樣叫過它。

    非常陰冷的大年初一,陪卡桑到雍和宮燒香,人多到令人煩躁。

  • 我是被卡桑用诸如“有很多台湾水果”这样拙劣又明显的玩笑谎话骗去的,最近虽然被接连地刺激和打击,一个人的时候对这样的状况死钻牛角尖对自己一再地失望,而与卡桑在一起的时间里却是发自肺腑地感到开心,这样讨厌的自己有卡桑陪着,真好。

  • 请依序从1到5排出下面最容易让你哭的原因,1是最容易哭;5是最不容易:
      - 感动
      - 伤心
      - 痛(肉体的痛)
      - 生气
      - 担心/紧张

    感动 [跟你不是很熟的人心中的你] 排在第1:常常把自己藏起来的人。很有神秘感。不容易接近。

    伤心 [ 跟你很熟的人心中的你] 排在第3:心思很细腻的人。很多时候伤心不会表现出来,不过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

    痛 [ 你希望别人觉得你是……] 排在第5:很清楚自己想什么要什么的人。

    生气 [ 你最希望你的情人是……]排在第4:很细心。你需要什么他都有准备。不会因为很少的东西便找你。

    担心/紧张 [最真实的你是……]排在第2:孤独的人。很希望可以跟一大堆人在一起。不过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样跟别人沟通。

    天朝帝都

    拍照的人

    站立的人

    可爱的帽子

    扫雪的人

    冬日大好阳光

    南池子大街

    卡桑

  • 雪都厚到没掉脚踝了,据说这样的大雪天在北京也是非常罕见的,我赶上了,打滚~

    为了配合这大雪天,我换了一个雪白滴模板~

  • 唔,今天刚醒来就得到的好消息,下雪了,这是新年我实现的第一个愿望,于是我背着相机出门鸟!

    一路拍着便走到了工体糖果,川川川新年K歌拉开帷幕,以下是精选出来的K歌众生相,爱你们。

    最爱油漆欢乐地跳着《管他什么音乐》的那张!

    PS.刚才样机发来短信,说外头下大雪了,我便飞奔到阳台,万籁俱寂,地上厚厚的新雪,一个脚印都没有,激萌!

  • 他們說,冬至一過,北京真正的隆冬才剛剛到來。兩年前的圣誕,第一次感受到這北方嚴酷的冬天時就是這樣的溫度和氣候,所以我常常覺得這就是北京最冷的時期,所以這個原本并不熱衷的節日于我也有了新的意義。

  • 2009-12-20

    生蛋快烙 - [-远视眼-摄]

    我想过一个HIGH翻的圆蛋玩通宵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