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常常想

    他是否有一面魔镜 能看到她时常注意他 希望在学校的某一角遇到他 满足她对他好奇的渴望与怜爱。他于是一直躲着她 可能那镜子几近看到她的内心 他知道越不让她满足她便会越记挂 他找到了她的弱点。可是他竟也知道了他需要适时地出现 以免她失去耐心重新寻找别的猎物 哈哈。因此 一个月前 自从她回了一趟家之后 他便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而昨天中午 他小现身影在她的眼前 带着一点周旋过后小胜的得意 嘴角似笑非笑。她被他惊了一下 然后立即平静 不过是喜欢他在舞台上的样子 细小的五官和清瘦的身板

    我常常想

    他是否在性向上有一点不同。他的左耳戴着闪亮的耳钉 这在某些地区是一种隐匿的暗示 他在比赛中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谈着《蓝宇》和《断臂山》 她一直没有看到他和女人一起过。倘若真是那样 她竟也会觉得有趣和好奇 和着她一点点可以被称为“同人女”的资格。她又开始想他就是做1还是0 挣扎一下后觉得他虽然貌似0却应当是个强势的1 哈~

    别猜拉~ 没错 我就是在写小饼干!

    明天下午开始 ASANO写真将陆续出炉!明天下午开始 我又要开始不断看片写片的生活!明天下午开始 我要尽情读小说读闲书!

    肿胀智齿一直没见好 只用一边牙吃东西确实相当痛苦 挨了几天实在受不住了 今天午饭时和着面汤吞下了两粒阿莫西林

    天气一干燥 幻想的小泡泡像头屑一样滋长出来了

  • 有时候 就是非常讨厌亲近 讨厌爱抚 讨厌被注目与被爱

    讨厌那些不平等的、在上的爱 讨厌没有尊重前提下的管束

    讨厌霸占与强迫 以及倚老卖老的误导

     

    石榴的吃法一直都在困绕着我。晶莹透红的厚实果肉包裹着一颗象牙白的、脆弱细小的核。一粒一粒数着吃必定会被磨掉耐心同时被人笑做傻样 鲜美的果味与果汁都不足过瘾。抓一大把果粒一并塞进嘴里咀嚼 将汁水吸尽后 吐渣。这是娘教我的方法 节省时间 充分享受了果味与丰润的果汁 无论如何都是种相对聪明的办法。可是 果肉与果核同时咀嚼又同样易嚼 果味便因为渗入了果核的青涩味道不再纯粹。因此 每次一尝到核的味道 我便囫囵将嘴里的东西吐出。那是一团不规则的粉色物体 很明显还有许多果肉没来得及充分利用。可惜的是 迄今为止都不可能有一种完美的方法使果肉与果核完全脱离 被毫无顾忌地拒绝后咽下

     

    这个晚上之前 我本想问:我究竟该把脑袋毛怎么搞搞 谁给拿个主意

    不过现在我混充算去搞过了。。。没有突破。。。有点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