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复感冒 扁桃体发炎 头痛脑涨 似有微热。这身体终于在被我肆意挥霍了一阵之后来了个小暴发。All right, I'm OK

    某NEW终于在我一遍又一遍短信追问“到了没有”之后 拽着拉风的牛仔帽 从16路小车上蹦下来 和正在得意地笑着的我来了个熊抱 发际还留有一股子西部味道。当然 一起跟来还有我的转经轮、黑兰州和“大丰收” 挖哈哈哈

    回来后 丫居然就以西北王自居了噶 还将我列入她门下。好吧 暂且就由着这貌似开始强烈平原反映的娃罢

    We can be heros, just for one day

  • 某个无聊的又必须去的讲座上拍的 基本是熊P好了给我的 丫水平也没比我好 哈哈

    我比较中意前一张 虽然我那小眯细眼的。。。

    熊那款索爱K510C 晚上拍出来的效果就这样 哭

    不过有没有发现我的脸颊真的有收敛起来的趋势???

    唔。。。神经性的自拍大放送也就这样了 当然 其实我还不够神经

  • 你。从来都没有给我来一句 Just Do It!

    而你。恰恰是我最希望听到对我说这话的人。你以为呢???????

     

    去他吗的五一 去他吗的黄金周 去他吗的假期 去他吗的休息

    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都是他吗谁给想出来的???

     

    对很多人来说 假期是期待的 美妙的 很爽的。对我来说 那绝对是黑暗的 恐惧的 失望的

    今天月亮真亮 明天该是个好天气吧

  • 我并不是真的就这么喜欢对着屏幕对网络不离不弃。网络越来越像金钱 很管用 不是一切 但不可能完全抛弃。我明目张胆还振振有辞甚至沾沾自喜地进入夜生活 两包纯咖啡加一包脱脂奶精的力量 是我精力充沛地撑过大半夜的所有依靠。我信誓旦旦地许下非常离谱的小诺言 在惶惶然发现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刻 前一秒放肆的表情 突然就觉得罪孽。在很多方面 对自己加深了厌倦与憎恶 就是最近一年。形形色色的人事遇到得越多 对自己能力限度的认识也就越发明确 时常感觉太难做到。譬如睁着眼睛 伴随着由夜转昼的天空这件事 曾经期待与向往这种生活的心情就直接见鬼去吧。或者再过一个小时 我就可以出去看日出晨跑了
  • 其实我真讨厌偷电通宵 是越来越讨厌了。搭设备的时候我可不情愿了 每次都要这么搞一回 完了睡前撑着俩颤抖的双腿还得把它们拆下来。想想从前和熊去外面的网吧通宵 骑着咱的破车 每次都要花十几钱在吃的东西上 等到天亮了再骑破车回校 这么麻烦的事情当初咋玩儿得那么起劲啊。不过也只在兴致好的某些夜晚会做这种事情。诶 可现在的性质完全不同啊 没办法才不睡觉的 于是便分外地嫌恶起来

    也不晓得今天能完成多少 总之我也是个不到最后期限不会急的该死的家伙 从来没有提前完成过什么任务。但确定的是 今天肯定不能熬到天亮 实在太累了 这睡眠我已经欠它太多了 老子的眼袋和黑眼圈都一起来了 脸上的皮肤也开始变本加厉 往后可得换个液晶屏的少受点辐射

    今天和熊说起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小愿望。我希望将来能拥有两辆自行车 一辆是高龙头的小车 骑着很舒服的那种 适合出去散心 不需要太高速度和太长距离的跋涉 不花太大力气。另一辆自然是山地车 可以用于各种艰难路段的行进 性能优越 适合长途与高速行使 有锻炼体魄之用。我真的很早开始就这样梦想了 对于自行车向来有很大的好感 中学时候上学放学的骑车经历对我而言实在是种享受。最后 熊评价了一句 你的要求真低……

    睡前接到电话说明晚去培训加考核噶 老实说还是有点紧张的 我大约还是没有习惯找工作被踢的经历 于是就很害怕落选 起码在这上面我还挺嫩 阿门。5.1吧 希望给自己赚笔小钱

  • 很多事情' 不小心忘记的不小心忘记 刻意忘记的刻意忘记。不想多想的不想多想 想了的也就想了罢

     

    达NEW 咱一个多星期没见了 看看我最近的熊样吧

     

    MP3那Philip的耳机已经被我折腾得顶不住了 晚上终于下了决心在taobao买了铁三角EC7的耳机 嗯 明天去存钱 再过一天就能到货了 这心情能和达NEW收到相机时的兴奋比么

  • 导致我暂时撒手论文 当然更不可能去睡觉的原因 可能你看来并不太重要 我今日却实在感到了这样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情绪

    其实我也是很后知后觉的那一类人。总是很晚才意识到某个人的存在对我何其重要 又或者很晚才意识到我以为B是最重要的但事实是A才对。所以前几日熊说起大二我生日那天 她因为要回家没有和我们一起吃饭 其实那时 她还不信任我 否则完全可以因为我的生日而留下。虽然明白对于熊这样慢热型的家伙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心里还是紧了一下 不由自主地用现在的感情去衡量从前的事。我自然不会怪她 她现在能这样告诉我 更说明了信任与了解

    达在日志里回忆说 印象深刻的两次我送她去公交车站 仿佛都很伤感。一次是去年5.1 还有就是这次。貌似我们都想到了快要结束的大学生活 那一次别离会是怎样的难以忍受。今天以前 我对毕业的别离是没有设想的。我想到的是高中的时光 记得我让你写同学录的时候 你还抱怨说太早 离愁别绪尚欠火候 结果 我们分别让对方写了两次。想想那时候分开了估计也就这样了 现在是到了相信命运的时候了 偏偏又是同一所大学的隔壁班 一晃 就又要考虑和面对分离了。而如今这次 是连想象都觉得是折磨的了。我居然已经开始念旧 我看了QQ里我们俩所有的聊天记录 然后又在你BLOG翻了一遍 你从前很懒于更新 这不知不觉的竟也已经有那么多了。我看着那些个参差不齐的文章标题列着队 像看着自己写出来的一样有成就感

    而未来依旧是难确定的 我们在考虑前途的同时担忧着没有对方的生活将是怎样 一开始必定都不好过吧 就像今天我那般强烈的失落感。我会打电话给娘 带着哭腔说 “妈妈 我好寂寞”么。其实身边就是少了这一个、两个人 而已

    最后做一下广告 达妞的BLOG:http://blog.sina.com.cn/danew 大家都去坐坐吧 虽然主人并不太热情好客 不过我敢打包票 你还是会看上瘾的

  • 为什么为什么论文越写越觉得应该重新写?我的材料已经够少的了 居然还是不由自主地被材料左右 写了这莫名其妙的几千字居然感觉完全还没切入正题。这种写文章的烦恼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郝舫的《伤花怒放》从写作到出版整整经历了十年之久。他为了追求很高的原创性 非要找到材料的终极使用者为止 为此花费了大量的精力、金钱与时间 现在的我是很难想象在90年代初的中国是多么困难地做到这一点的

    我对学校那猴急得要死的论文进度十分有意见 一个月时间初稿再一个月就定稿 真是GP。在时间完全不充分的情况下 无法做到尽可能的原创 看着大篇幅引用的材料 感觉是相当沮丧的

    思路不够清晰 真糟糕

     

    近日听烦了某人那越来越恶心的口气 女人的小心眼与易妒之心竟表现如此露骨。怎么说丫也不算条件特别好的人啊 连起码的谦虚都不会。幸好老子和丫关系不大了 就是无聊的时候找来玩玩罢了

    达明日便回老家见习 这一去就是半月 我越想越感觉不舍啊。怎么可以有不在我视线范围的你呢

    活生生有一个多星期看片的空白了 我必定会在见习的两星期中恶补过来。而论文 这该死的 几近要把我弄的瘫痪了去

  • 昨天开始暴热 从哪年开始江南的春天越变越短

    连续几日的阴雨天之后 女生们迫不及待地将受潮、未干、或换季要收起来的衣服一并晾了出来 宿舍楼在能见度极高的天气里 尤其五彩缤纷

    我再次险入自己的怪圈 一边抓自己头发捶打脑袋 一边仍然悠哉晃时间

    要知道 虽然我不是个合格的新闻人——将来估计也不会是——但我始终具备一些新闻人的素质

    譬如 俗称的厚脸皮

  • 我只想说 我的眼睛 它 真的 太有化妆的潜力撩~

  • 现在我知道网络综合症的一大症状了

    即使你困得不行 累得不行 可你偏搭上了设备从厕所偷电 开机后 一切困乏与疲累都恍然流逝。网络就是一个不分昼夜的世界 人的极限也仿佛无限扩大 而此刻的神清气爽必定由日后几天的混沌不堪为代价

    我是个很欠扁的家伙 有时候确实是这样。几天不看片 满脑子都记挂着论文 可就是坦到只字未动 我的性子仿佛在众多压力之下更显无欲无求的缓慢。这个通宵依旧为了论文 我也好想赶紧完成了可以正常的每日一片 可以松口气放下一个担子。即使境界再高 战胜不了的始终是自己

    浅野的中文站今天总算将版块改到一定程度的满意了 这个流淌了很多人包括自己心血的坛子一定要好好办下去啊

    论文 哦哦 论文

    ----------------------------------------

    我究竟还算是个人 这会儿快2点了 我感觉是撑不住了的。犹豫着明天到底要不要回家 而这论文依旧搁置着 很让人不爽。回家的话论文是肯定没戏的 P点的时间基本不成气候。关键是灵感总来的不是时候 该要的时刻里便光在那挤牙膏 全没了文思泉涌的快意。我所追求的依旧是可以写到自己落下泪来的境界 那样成文 定然是种无比畅快的解脱。是 我就是追求那种自我的释然

    早安

  • 2007-02-28

    浮花 - [-一个人-记]

    没错 当了整整7天的游魂 爷儿我今天总算是回来了 承蒙大家挂念LIAO~

    25日来的学校——比中校区的杂货店老板还来得早——28日正式报道。这三天是处于假期生活与学校生活之间的真空期 尤其地自在放肆。不能上网 开着机子听曲子或者看碟 一个人骑车去市区买小化妆品——几乎买了眼妆全套 哦后后后后——吃周生记 在书店看到好的碟和书 掰掰手指头算一下 头一个月资金是紧张的 狠下心没买一样 几乎没正常吃过一顿饭 晚上在阳台上看书写日记——应急灯坏了 我在担心将来的夜生活怎么过 呜呜——凉风飕飕的 Marlboro的味道让我极其中意~

    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 一个星期网络生活的空白 十分不可思议地还没至于让我抓狂。今天上来的时候发现居然已经错过了两期的《音声乐色》——有谁下了没???——和熊胖路游器实施未遂 打算明天我来好好研究下

    正而八经花了十钱把我的童花头刘海给折腾掉了 呜呜 剪完后发现与我预期的完全不同 我哭啊。如今又要好好留段时间再去整了 我决心走英伦风格 哼哼

    我的论文在寒假里完全没有进展 大家谁给我点建议吧 是传媒与摇滚文化方面的

    结束这些个无意义的唠叨吧 我得做点正经事儿

  • 2007-02-21

    再见 - [-一个人-记]

    决心放开胆子死一回

    7日后再来 便又是一条好汉

    诸位勿念

  • 2007-02-13

    该死 - [-一个人-记]

    这BLOGBUS咋回事的 昨天还是全新的升级了的后台管理 今日又回了去 真搞不懂呀

    高中同学会 一再地与我想象中千差万别 原来想要看看大家如今的变化这想法是很愚蠢的 不管好的孬的 最终还只是小圈子、自归自。幸而我们这几个从前的活宝还是很受人欢迎的 笑声叫声就属我们最夸张 只可惜今日活宝们并未到齐 否则那破茶馆准要被我们锨翻了顶儿的

    最该死的是什么。本来昨日与秧鸡打算好明日赶杭州为小贾的三峡献票房的 今日一查 那狗日的情人节抢走了档期 三峡已默默退下 我与某鸡几近疯掉。想来也是我们的错 本来期待着这小地方放这片就是个错 后来打听到起码寒假档这里是没有放映这片的安排的 当时杭州正在放映 竟也没想到立即动身跑一趟 直到昨日两人碰面时提起才仓促决定 擦汗。吸取教训吧 为这些片子献票房是我们的责任呀。PS:某鸡帮我从北京带来的《暗涌》的蝶 挖挖 这小子真乖呀 将来买浅爷片子的任务就交给他啦

    那茶馆的破自助餐 我居然这么快就饿了 饥困交迫的 听歌睡觉去了。这纠结的几天

    娘亲生日快乐

  • 2007-01-22

    斯基 - [-一个人-记]

    话说整个学期能学到课本内容最多的时候也就考前这几天了 短短2天工夫 一本550多页崭新的《公共关系的基本原理和实务》疾速老旧了去

    下午的公关考试简直爽歪歪了 大眼睛老师华胖前几天还说要挂了我 原因是我叫他华胖 不过今天就说一定让我过 啊~~好胖胖啊~~

    主机被某胖搬去狂折腾了2天加一个通宵 这两天我要爽了 最好今天能通他个宵 看片子看片子

    每次有人留言说羡慕我有那么多时间看片子之类的话怎么都觉得像是对我不务正业的一种讽刺。。。不过也是 每次一样东西成了我的正业 我便没啥欲望去务他了-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