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23

    我吃饱了 - [-一个人-记]

    我居然吃饱了内蒙烧烤的羊肉串!!!这明显是个奇迹!!!就像贞德之于沦陷的法国!!!

    说好了向北面偏西的地方进军 大家都说不好混 可是哪里都不好混。我们定好了期限 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生死未卜忐忑不安飞蛾扑火???

    无论如何就像驱散挂科阴影一般把自己逼上绝路吧 我才刚过22岁 我要永远22岁!!!

    加~

  • 亲爱的同学们 我好想你们啊 大家回校的时候记得要抱头痛哭啊

    再过三天就是ASANO34岁的生日 以前MTIME的BLOG名为"73到85的距离不过3天"

    今天过得很快乐 谢谢你们 某种程度上讲 有你们足够了

  • 大学最后一次考试 当然还是有挺认真对待的人 不过对我来说 四年来都懒于向奖学金横上一眼 从来复习答题都以60分为基准 这次就更不用假装正经了

    这次是传播系同志们的考试不像往常的正规 开卷的和事先公布考题的老师最受欢迎。选课的不同使得大家考试的时间也有区别 有人早几天考完有人还在拖 譬如今天早上斑斑四门考试已经全部完毕 大部分还在考试的同志们都笑称斑斑已经毕业了。笑归笑 大家心中都揣着特别复杂的滋味 横竖左右都不会太轻松罢。我才刚开考第一天 最可笑的是 我们寝室另外两只 中文系的熊专业实习结束刚开学 而另一个则是进大学不久思想还在中学与大学之间游曳的小学妹 这多种情况集中在一个寝室恐怕也只有个别人才能碰到吧 想想也真是哭笑不得啊

    昨天看闹娘子在空间写了9大篇《我最后的大学生活》还真是有点受不了了。那离愁别绪本并不属于我 但看着看着竟也略有唏嘘之感 遂转给达和熊看 大家伙一致反映太伤感 吃不消看完。虽然我们又利马恢复了本性 又开始迫不及待地想要赶紧离开学校 独自工作生活 但其实并非无情无义 可能也是太害怕想象那分别的场面 久而久之便想不起来了

    后天早上最后一门考完试 我在大学校园的日子差不多也告一段落了。大学匆匆 青春匆匆 岁月匆匆。至于之后的打算 我还是走一步是一步 什么都没有定数 且行且珍惜吧

  • 我们走着走着走着走着 突然来到了另一片天地。互相换了3次鞋子 来回走了3个小时 认识了3个不熟悉的地方 俩人身上加起来连3块钱都不到。并且 高跟鞋还真是女人自虐的工具
  • 这个忙碌的国庆终于过去了 昨日还有被晒伤的迹象 今天竟起了台风下了大雨。聚餐喜宴一日连一日 除了读《春雪》没看片也不听曲 当然还有与农民务一起的充实而仓促的两日

    3日下午与小玉一年多后再聚头 在KFC吃冷饮聊天的2个小时 确实是令人顺畅愉快的。从我高中转学到现在4年多过去了 大家的观念与想法因为经历的事情而有所改变 而内核却是持续的 互相面对的时候依旧那样熟悉没有隔阂。从书店里面看到门口四处张望找我的小玉就笑了 她的腔调神情还真是一点没变那~

    昨日带着务去母校DG仔细地转了一遍。小卖部与食堂。那以前我、BABY、老C、144四人常吃最辣的泡米线的大树下 石桌石凳依旧如故甚至仿佛还有当年染下的油渍 真觉出了一丝沧桑 想象着即使再过多年故地重游 最清楚的记忆绝不会是高三的灰色而是亮彩的欢乐。从前总是以为我对老一中的感情一定比对DG要深许多 如今是明白了 “母校”这个词确实击中了人类一根脆弱的感情神经

    出校门的时刻特别凑巧地遇到了暑假未归国庆逃课回家又与我对不上时间好好聚聚的甬道和虎牙 虎牙真是越长越标致了甬道的黑色“头枯”造型让我惊了一秒钟 一小会时间的互相挖苦打趣之后便告别还希望互相有时间的时候再联系 而结果是今天一大早我就回校了 只能寒假再碰头了 好歹也见了这么一面 哈哈哈

    预告:与农民务全家的下诸湖行以及俺的童年旧照翻拍即将隆重推出 敬请期待~

  • 这次国庆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地就是回家 除了要迎接熊来俺家乡游下渚湖以外 是真真正正地想我娘想家了 话说是四年来头一次

    最近一直计划着要给娘买点什么 她除了种植物很多年以外 其实也喜欢动物 只是因为家里地方不大 有我就够她操心的了。我曾经说等我自己赚了钱要给她买条小狗 她自然是拒绝的 嘴上说是怕脏 其实是不想我破费吧 猫的脾性她并不太喜欢那就留着我自己养吧~ 学校外面的新华路上有俩水族馆 去逛过之后就有想要买热带鱼给娘的念头一直不断 养鱼不会很脏乱也相对省心。其实只要是我买给她的东西她一定会喜欢得不得了的

  • 我觉得我又焉了

     

    间歇性发作的

  • 本来在先码片子还是先码心思之间晃悠 无准备地点进NEW的博 又被那种同感给摄住了

    我抱着最后的心情享用今晚这个熄灯后一个人的夜 并且给明天的日程排了满满的计划

    我也会告诉自己需要收拾情绪投入到新学期当中去 醉生梦死的生活到此结束

    门口的大盆栽被悄无声息地搬回去了 都没来得及和它合影留念 那一处地再次回归了放假前的样子

    今天到齐的同学们是不知道暑假这层楼曾如何安静美丽的 不知道使她们无比幸福

    我却因此而空了 仿佛被搬走玉兰盆栽的那窗前 连螳螂们也不会再来光顾

    去莲花庄的日子 以及夜半倚在寝室门槛上讨论一起去哪里旅行的时光 随着夏天一起走了

    这样的东西越写越沉重 悲 这个字真不该轻易被提起

  • 题目盗用某天秤女 大家千万别爆料 

    因为一大清早糟糕的采访 让我的脑袋休眠了一整天 找原因或者其他该做的也都做了同时十分明白自己的薄弱点 可就是那么垂头丧气。潘总过来说一定要把自己的沟通能力锻炼好 我点头答应 心里一遍遍尝试说服自己 但依旧感觉很渺茫。原本打算的“采访日记”在写了一小段后被委屈自责阻塞得写不下去 一整天都无精打采没说几句话俨然一副被打击大了的样子 船长啊船长都没能拯救我

    和我一个办公室同实习的天秤女某天说起什么时候结束实习的事情突然对我说“如果你先走了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天秤女一贯的美丽外表是我所熟悉的 但与她打交道之后才知道天秤们总是喜欢万事的平衡与折中 这点我对照了某老板天秤女觉得貌似有理(是不?)。但对于不具备我所有的苛刻要求的女子又怎能让我倾心

    农民务的两个小盆栽在我的细心呵护下长的郁郁葱葱 一个人在寝室的时候他们是我唯一的伙伴 沉默安静极有耐心 每天早上走前最后一件事情和每天晚上回来第一件事情都是去观察他们的长势给他们浇水与他们说话 居然会这样容易就付出了感情。学校外教回国前把自己养的大盆栽交给留校的学生帮忙照顾 外语系的同学陆续回家盆栽落到了隔壁寝室小简手里 因为她忙于工作无暇打理几日后叶子全体低头 我实在看不下去 现在一直都由我照看着 就放在寝室门口的窗边。对于植物的喜爱也就这样洋溢了出来

    晚上打算去早上被打击的面馆大吃 老子就不信他们那么狠

  • 我还真没认真写过美食啊 老大刚叫我过去居然说要我写菰城美食 我懵了 挑战的和有趣的都来了

    当然要先拜读一下写美食的大师 首先想到了梁实秋 这下终于有读他作品的动力了 中午就去三联找找

    另外要去一些写美食的BLOG 先想到了殳俏 嗯嗯 除此就是从达NEW博里跳过去的梅子写食日记

    啊啊啊 凡事开头都是工程浩大啊 需要大量的准备和铺垫 我所知的实在太少了啊

    大家快来给我出出主意啊 有好的书好的杂志或者网站都可以~~~

    ----------------------有新要求的分割线------------------------

    刚我在网上看梁实秋的东西的时候 老大走过来视察视察 他说梁的太文邹邹了 要时尚一点的

    额。。。。。。。。。。。。那我就更没底了。。。。。。。。。。。。

    ----------------------经过思考和初步分析的分割线-------------------------

    梅子的BLOG大都只介绍美食的做法 俨然一个贤淑的厨娘。殳俏的写法自然符合很多 有特色餐馆的介绍 假以其环境服务一并所带来的感受 且极富有现代气息 但她是写专栏用的没有太多限制也不会因为有广告性质立场不够客观

    虽然梁实秋首先被老大"否定"了 我还是希望写出来的东西可以与文化交融 不仅只是纯粹的广告和枯燥的介绍 尽管老大一开始说写成像游记散文的感觉读起来有趣味性可以与餐馆协商也许免费品尝过再加采访和图文并茂 听起来真是不错的方案 但经验告诉我最后出来的结果往往与最初的设想相差很大 所以我等待试写出来的文章究竟会有怎样的遭遇再说 还是惟恐有太多条条框框的牵制啊

  • 一个星期读完了《心是孤独的猎手》 很好地完成了计划 后感晚上奉上

    在家睡得不多 梦了超多 除了生命中一个属于我的“边”字的出现(我绝对相信了这是属于我的字) 还有达NEW磕药后兴奋得不认识了我拼命追赶我 我只好不停地逃 折腾得半死也没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好及时醒来错失了梦中的马拉松+定向运动般的锻炼

    亢奋起来的时候总是与娘互不相让 谁也不会苟同对方理解自己 我这次的回校令她伤心了很久 并且开始被动地准备起将来更大的失落 而我亦有太多话现在不会对她说不会在这里说

    -------------------------------------

    老Cigar终于实现了从大一就开始唠叨起来的来我们学校走动走动的想法 真是人以群分懒人扎堆啊 迈出这关键性的一步实在是等到花儿都腐烂了 致命性的后果是 两人卧聊到将近2点(对甬道及其前男人的YY占据了大部分时间) 而我死困又死活睡不着的可怖状态持续到了天亮 最后不得不放弃睡眠完全绝望

    因为擦了很多遍地板我才消停下来 又因为总觉得手脚洗不干净已经有了板刷伺候的习惯 老C明显为我这种洁僻嫌疑的行为感到诧异

    主机长期的拉风箱甚至导致了无故自动关机并开不起机的问题很快地解决了 居然只是打开了机箱刷出了狂多的灰尘内存条用橡皮前后擦了遍就有了涣然一新的感觉 运行时候的声音夸张地恢复到了新买不久的程度 学校年轻的电脑店太厚道了 鼠标、显示器和内存的问题将来一定要抓紧机会在他们那都解决了

    --------------------------------------

    这会儿老C还在寝室那可爱的地板上仰天大睡着 而我就只有硬着头皮顶着俩超级眼圈开始了暑期实习的第一天 用睫毛膏希望遮掩双眼的无神并且看起来效果不错

    听说那看上去十分慈祥的潘总待会儿会来给我分配工作 嗯 耐心等着吧

  • OK, Man!

    It Doesn't Matter, Man!

    I Love You, Man!

    See You, Man!

  • 一个兴冲冲地回去了 一个处于例假前的低糜期 我毫无预料地感觉被抛弃 虽然平常在一起的时候总免不了地闹点小矛盾 但一不在身边感觉心里就空了 尽管已经是第N次 还是一样地不习惯平静下来

    今天我蓦然发现了与你你你你你你的本质区别 我确实是潦草得太彻底了 众人看来就是玩儿自己 还玩得特火 我于是只好被迫默认了朋克 尽管感觉一堆狗屎

    昨夜梦见了自己曾经做过的傻事 譬如极力袒护一个其实十分自私的家伙以及面对一个不怎么样的家伙还苯嘴笨舌 醒来后一直在反省自己 所幸我还梦见了YAYO和TINTIN一起来我家玩(天!)想想还是狠兴奋的

    每次临近放假的日子 我总是无法不思考一下与身边人归心似箭的巨大心理落差 最后的结论是 我确实缺少了很多所谓的温暖 可是我已经都不在乎了 我现在铁了心地把自己的命交了出去 随时准备着与这个世界告别 每一天要做的无非就是我一直想做的那点屁大的事 这不算什么野心吧 可就是他吗的那么那么难

    说起来还是在几年前就预料到了自己这样的未来 有点没意思 可以写个长篇冷笑话

    我是个没什么美好回忆的人 所以眼睛盯着的往往只有现在和将来 才不至于让自己活得太扫兴 但每次我都只会考虑两个月的未来 两个月之后的什么都不会想 这又是一个棘手的两个月 真吃不消

  • 大风那个吹 大雨那个下啊。闪电那个亮 雷声那个响啊

    塞着耳机听听力一面想象自己被雷劈中后焦黑的脑袋并且飘出肉香以及引起的巨大骚动

    英语六级那个操蛋啊

  • 想要熬夜奋斗的想法很久前便蠢蠢欲动 事实是因为怕被满屋子乱飞的肥硕蚊子吸干血等一系列十分龟毛的小原因而放弃 可拉电偷人倒从来没有迟疑半秒 彻底绝望

    继续塞着耳机躲在蚊帐里 还真以为自己醉生梦死了 多年前的那种对黑夜的惴惴不安又轰轰烈烈地回归了

    在我愿意的时候 我甚至可以忍住瞌睡只为认真地听完一张集子 中学时候为了一档喜欢的深夜音乐节目强迫自己睁着眼睛听完第二天睡眼朦胧地去学校 最终因为一次忍不住睡着了的疏忽次日清晨被娘发现而告终 足以证明 我对某些东西的感情达到虔诚的地步 带着盲目的狂热

    如今 我虽然是以专集为单位放MP3里 能够真正静心听曲子的时候也就是睡前的一会儿 但终究不是我最满意的听曲状态 我坚信CD文化的恒久 起码是MP3不能够替代的 所以果然是做不了“MP3的一代” 仍然极度渴望着日后有那么一天 在堆满CD的屋子里独自享受仿佛就在眼前演奏般的音质

    可是 那些拿MP3当background music的日子里 我一面感觉糟蹋了音乐一面怀疑满满当当的每日所活过的意义 从小到大 一直都缺乏一种能力将每一件事情放对位置作出恰当的取舍 仿佛一个不稳定的化学反应 随时随地酝酿着又一次自我破坏 又往往身不由己

    睡前在走廊上抽烟的时光 看着窗外昏暗的夜色公路 我叹息那一个人逛公路的精力都不曾被真正的匀出来过 每到夜晚又感觉自己错过了一整天 仿佛一切都是假象 包括此刻的彳亍与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