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于下定决心将公司电脑中想看的片子和新下的集子分别考到两个移动硬盘里带回去。这个晚上,我挣扎了半天是去法盟看片还是回家读《脑髓地狱》,结果还是顺利地被不想动的懒神经控制住了局面。昨天下班的时候,我选了半天mp4里的专辑,发现全部听了有十几遍了,终于在快两个月后痛下决心,一定要换一批了。上周读完《搏击俱乐部》的那晚,做了一个一直在搏击的梦,并在最后惨痛地从梦里牛内到梦醒,那种全身灌了铅似的沉重感地大哭让我很有快感,以至于醒来后我还想继续再哭,但只凄惨地干嚎了几声就再也牛不出内来。于是我又看了一遍DVD版本的《母亲》,我某种意义上深刻地对号入座了,我也知道“她什么都能做到”,这是我今年看过最牛逼的片子,当然还有很多据说很牛逼的片子至今未看到。《IT狂人》之后,我无比空虚寂寞,Moss成功替代了Sheldon在我心中的地位,失意单身小宅男加激萌伦敦音,真是既销魂又杯具,是这样,我又对号入座了。幸好《大爆炸》看完第八集,我又可以改4星为5星,Sheldon,你的名字叫存在感。那日找人一起去看《2012》,最后还是形单影只,看到万达可以在生日当天凭有效证件免费看片,以及今年浅爷生日那天正好是《第九区》首映,我颓然地想,难道还要这样一个人来看两次吗。这个月花了很多钱在买衣服上,同时扔了一堆看不顺眼不想再穿的,可我还是觉得自己越来越丑越来越胖,并且越来越老越来越寂寞,也给我来一次大腿内侧的针灸吧,假使真的有效。世界如若真毁灭,一定不要呆在这鬼地方等死,我要上喜马拉雅打酱油看西洋镜。

  • 2009-10-09

    I HATE U - [-一个人-记]

    HATE:这明明是我一直想要离开的地方,但每次离开的时候还是那么不舍,真讨厌这种感觉。

    U:在病床上挂吊瓶的时候,你对我说的一切、做的一切让我当真以为自己沐浴在父爱里;而你现在这副至贱无敌、人间杯具的样子让我从心底里鄙视你、嘲笑你,你的愚蠢总是生生破坏了你自己在我心中的形象,那因为长久不相见而再生出对一个父亲的幻想一再破灭,一再让我苦苦追问到胸闷:为神马我会有这样的多桑!好像小时候每次你们吵完架,我都一个人在角落一边无声痛哭一边在心里无数次撞击这个怎么也解不开的问题。每到这个时候,真想指着你的鼻子爆粗口、下毒咒:给脸不要脸的小娘逼,独自卑贱地过完你这KUSO的一生,抱着那点可怜的铜钿进棺材吧!谁也不会同情你!

    I:有那么一二刻也恍惚起来,好似那种八字还未有一撇的将来已然触手可得,想着说着还以为就成真了。转眼过来,什么都还在原地,那个瞬间,特别绝望,特别充满希望。

  • 2009-09-30

    Gigantic - [-一个人-记]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1.大清早在火车上经过嘉兴南湖的时候,看到这大片雾蒙蒙的水汽,感叹终于回家了啊

    2.瞬间已经在家待到第五天了,看看小说、看看片、上网溜溜,晚上去看外婆、陪娘散步,尽管还是因为各种原因打消了旅行的念头,但多少得到一丝想要的惬意

    3.闷了4天,终于下雨了。江南的淫雨真是放纵,一下就没有了停的意思,淅淅沥沥,把人都困在屋里,增加惰性

    4.从回家到现在一直在吃高蛋白的水产品,蟹虾鳖鳝鳗,真是已经有大半年未尝到的美味了

    5.用惯了1G、2G内存的电脑后,回家用这台256内存的机子真的快要了我的命。我都开始怀疑我大学这几年是怎么用过来的。可是因为放在家里不经常用,全部升级又没有必要,于是很囧地去加了一个256的内存条,到底还是爽快了些。现在这种小内存条都只有二手货了,厂家早不生产了。其实也不过4年时间,这种东西更新换代的速度快得太不象话了!80后都情不能堪啊…

    6.自从娘几年前的某天开始迷上植物后,家里时不时就会增加了新的绿色成员,这次是放在卧室的一支滴水观音(上图)。某日我正在看片,娘很兴奋地叫我去卧室,只见那植物的某片叶子尖上一颗水珠慢慢聚集变大,居然真的能滴水啊,我无知地囧了

    7.看了些片,这三个好萌:《肃静》日本这么日常的gay片真的蛮少的,能拍出08最萌日影的桥口亮辅果然功力不凡,这两部片子的女主角都有点男性化,同时非常顽固地坚强,这是日本电影里比较少见的,以及加濑亮又在里面龙套了一店员,真是店员王子啊,哇哈哈哈。《为子搬迁》门德斯的新片意外地走上了温情公路路线,也意外地激萌。《不可思议》是回家这几天来第二部把我萌翻的美国生活面面观电影,本是冲着俩男女萌演员去的,结果被片子的调调透透里征服,两代美国人的思想观念的差别非常有意思,五官模糊的流浪汉作为隐喻也很有咀嚼,当下美国年轻人的疏离感和孤独性依旧显著,真是爱极!话说这片子在DB的评分不高,而DB评分挺不错的两个日本片《天堂之门》和《生活艰难所以快乐》却极其无聊,DB真是不靠谱啊,同时搞得我对日本电影越来越失望了

    8.在家看书的效率显著低下,在客厅沙发上躺一上午也看不了几页纸,常常走神。如今好不容易回一趟家,总是想起在这房子里度过青春后半期,总有一天这次回家的情形也会成为回忆的素材吧

  • Photobucket

    立秋后,天气又热起来了。

     

    Photobucket

    在阳台上发现了这具壁虎的尸骸。不知道它是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在外面阳台上直到被风干呢,还是在别处风干后被风吹进来的。

     

    Photobucket

    周末两天,还是习惯空出一整天休养生息,干些看片、看书、拍照、做饭这样悠闲放松的事情,让人有确实在放假休息的实在感觉。

     

    Photobucket

    合租的房子两个月来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六月前还茁壮成长的六月雪小盆栽如今已经壮烈牺牲了,但阳台上多了两盆仙人球和一盆红掌;比如有一个人搬走了,空了一个大房间,以及很多很多那人从前堆在客厅里的东西都清空了,这总共一百多平的大房子瞬间宽敞了许多,阳台上的东西也被各种移位过,并且同屋的A姐姐决定与B姐姐分居,搬到空下的大房间里,从此,可能就要过三人三居的和谐生活了;比如经过一个夏天,楼下的植物疯长了几个月,各种枝枝叶叶窜到了朝南的阳台和窗户上,于是便出现了诸如上上图般柜子上搭着户外的绿色植物这样的美妙风景。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枫叶开始泛红,这让我对秋天充满了企盼。虽然在这一整个夏天真正热的也就没几天的北方,连我这种整天叫嚣着多么热爱冬天的人都开始留恋夏天,但换季的新鲜感依旧让我早就波澜不惊的生活鸡起涟漪。

     

    Photobucket

    同屋两个姐姐依旧在为芝麻绿豆的事情频繁吵架,一个天秤,一个射手。她们互相忍不下去,我也看不下去了,总算趁另一个大房间的人搬走的时机,可以成功分居,希望往后能一起构建和谐局面。

     

    A姐姐对我说,B太懒,守财,公主脾气大,莫名的优越感;B姐姐对我说,A主观性太强,整天要求别人按照她的思维走,控制欲超出他人能接受的范围。

    她们是从学生时代起就互相熟识的朋友,一起在北京渡过五六年的时光,同一屋檐下也有超过两年的时间,是达到了接近家人之间的信任度和默契度,却因为彼此太了解又没有恰好的距离,导致各种误会与不理解的叠加。

     

    A姐姐说,为什么每次吵架后都要我先开口和她说话,我最受不了她得意忘形的时候开玩笑不知轻重,即便是无意要贬低我也已经超过了我能接受的范围,有时候甚至是伤心的。我告诉我的同事和朋友,他们说我俩干脆分开住算了。B姐姐说,以前每次吵架都是我先认错的,好像都是我的不是,我最受不了她老说我赚的比她多比她有钱还抢了我的存折过去看,朋友之间也是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和隐私的。有次和她开玩笑说了一句,她生气了,我说是因为两个人太熟了才这样说笑,她竟然说不好意思,她跟我不熟,这句话让我好伤心。我告诉我的同事和朋友,他们都说还住一起干什么,让我搬走算了。

    即便我再说几遍,吵架时的那些气话不能当真,她们依旧无法释怀。这是多好的感情证明,如果没有把彼此当成挚友,又怎会为这样的小事纠结伤心,又怎会在对方面前毫不掩饰自己?可是,当一座巴别塔在两人之间越升越高的时候,假如没有足够的清醒和理智,我会像她俩各自的朋友同事那样奉劝适可而止,不如见坏就收,以免坏到不可收拾。

     

    为什么明明惺惺相惜的两人,互相自以为了解彼此却都感到得不到对方的理解,磕磕绊绊好几年,最终还是会惨淡收场?这真是神给人最大的惩罚。虽然我是坚定的不可知论者,即便是看上去最亲昵的朋友都从不觉得自己足够了解的人,但谁说神就能放过我呢。

  • Photobucket

    若不是这糟糕的心态,大概也不会想到要认真尝试一次鼠绘吧。这嘴巴果然还是难把握的一比。

    虽然左手已经用惯了鼠标,不过要用左手把握画画的精度还是欠缺好多。

     

    今日再次体验到那透不过气的压力。虽然无非也就是自己对自己的折磨,但真的已经到达过马路时恍惚就想冲向疾驶的车辆这么严重。总是在这种时刻,需要的人都不在身边,多么惨淡。

    所以,抽支烟是必要的。尤其是看到那谁说的一句,抽烟是最体面的一种自杀方式。当我时常在戒烟后健康生活和绝望时再度买烟中摇摆不定时,我总是担心自己要这样矛盾一辈子。

  • 2009-07-27

    破手破脚 - [-一个人-记]

    Photobucket

    周天在家做粉蒸肉,切肉的时候一鸡冻,一刀切上了俩手指,当场血染五花肉···包了两天创可贴,今天揭下来以为差不多了,没想到洗衣服的时候还是很疼,看来还得继续创可贴伺候。

    Photobucket

    一堆物什。小首饰就和衣服一样总也觉得缺一件,买了新的后,总需要淘汰几样旧的,于是又觉得缺了···

    Photobucket

    这里已经彻底沦为私人流水账记事簿,以及抱怨发泄地。

    1.前一周五晚上和大钊、阿花在三里屯喝酒到2点多,回到家洗洗睡下基本上快3点了,关键是我和阿花俩人周六都得早起值班,那次把人给累的

    2.上周五原本是想好好休息的,饭后出去溜达碰到了Y君,于是两个人边走边聊逛了一个多小时;去大钊家拿了HP小说后便与她一同回我家,看曾哥看到1点多,大半夜两人在楼下抽烟,大钊还讲灵异事件吓我;洗完躺床上又唠嗑到不知道几点,迷糊了一下闹钟就响了

    3.周六大早上乘着蔻蔻家的小本田赶着去看db场的《窃听风云》,见到了小河流的媳妇儿,见到了小朗读者,不过他看上去没有之前萌了,穿了条很像睡裤的裤子来现场拍照。本以为看完片子可以回家休息会儿再赶资料馆,结果和db一帮员工一起吃午饭到2点多。

    4.坐公交赶回家拿相机,在车上收到阿花的短信,告诉我浅爷离婚了,当时我就震精了

    5.非常仓促地赶去资料馆看安圣基影展,第一场还是迟到了十分钟。晚饭后见到安大叔本尊,说起话来就跟自个儿家的长辈似的。真可惜这次放的片子都是2000年后的商业片,人家演了150多部电影,就不能放些早年珍贵点儿的片子吗

    6.周天终于是休息了,一觉睡到下午1点,起床去买菜,回来做大餐,除了割破了手指头比较不幸以外,其他都不错

    7.同屋的俩大龄女青年冷战了两周还没和好,真是的,住一个屋子互相不说话不难受么···现在她俩只和我说话,而我一说话得两边都不得罪,搞得我都累死了。多大点儿事儿啊,姐姐们就别僵持了orz

    8.话说大街上那些穿热裤和迷你裙的姑娘们,为神马露出来的大腿比小腿还长?这样看上去真的很奇怪···

    9.除了河流的媳妇外,周六在资料馆还看到老九的媳妇。于是感叹,原来长相那么江湖的九条命和内心如此淫荡的小河流对于女人的口味还是很清淡的呀,果然重口味者不露相,露相非真口味重。哈哈哈哈

    10.为了凑够十条,多少年来我都祈祷老天能赐我个长得不错的GAY做闺蜜呀~

    我果然还是忘记了一开始想要写这日志的初衷,总之原本这个没有看片的晚上是想早点睡觉的,结果还是整过了零点

  • 在这个十几平的老旧的朝北房间里,又只有我一个人了,而昨天明明是两个。

    整整一个月,一头一尾恰恰在我最囧的时期。我懂两凹相遇必有一凸的道理,这一个月,一头一尾都在“凹”,真正“凸”的时候也就那么几天。这生活就是无数个“凹”相连而成的。

    说射手“不懂争取自己的利益,只会默默忍受”真是一语中的,至少对于我。当我前几天看到这句的时候,就感觉被狠狠戳了一记。原来这些无聊社区网站的无聊投票还是有靠谱的时候的。

    对于周围人事的各种不信任、宿命论、抱着各种形而上的消极悲观、懒惰以及孤注一掷的心态,是我如今最糟糕的境地。上一段那句话,从我自己的角度讲,倒并非是不懂争取,而是因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句话已经深入了我面对任何事物的态度和行动里,一丝不苟、自然而然地执行着。而所谓默默忍受,这必然是有一个极限的。我也曾是个肚里藏不住三句话,有啥说啥直来直往的烈女。是渐渐开始不信任才开始不愿说,是认定了即便说出来,这一切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又何必浪费口舌。虽然不说,多少还是会有表现,不过大部分人都看不懂,只有一个人一个星期前看懂了,我“默默忍受”过这个人的存在,而现在也不得不默默忍受再度空守空留患得患失的生活。人生不过是一次逐渐成为忍者的修炼。

    在各种大事小事不断的09上半年,宏观的微观的、天边的身边的、严重的比较严重的,也许会激起我那么两三分钟的热情和鸡情,但到头来都是一样的结果——我透透里理解all。我理解政府、理解匿名网友、理解媒体、理解五毛党、理解春哥、理解曾哥、理解贡米、理解迈克尔·贝…理解贫穷、理解暴力、理解欺骗、理解矛盾、理解炒作、理解烂片、理解死亡…“没必要和这个世界太亲近”,这是原因,也是结果。对于那些不亲近的东西,我太擅长换位思考了,但是对于亲近的东西,又极度洁癖,所以只能极力控制着亲近的范围,如果不这么做,恐怕会被折磨得严重折寿,但这么做了,我觉得还是会严重折寿。

    这篇日志原本不打算这样写的,不管是哪一次,总是心里想着日常种种琐事,写出来的却是这般毫无逻辑毫无说服力的破东西,像一坨烂屎。好在,写前是肚子绞痛,拉掉这一泡,总算有所缓解。

  • 属于无聊的回顾式盘点。是说每次想换个常用网名时都想这么盘点一下,也不为了什么,纯粹是怀念与纪念,因为网名多多少少是一个人一段时期内的某种代表吧。

    最早常用的一个:枪花·炮灰;那时迷恋枪花,加入某个摇滚QQ群,与左等人相识,被他们叫做“灰”,左现在还是这么叫我,说起来也有好多年了。

    然后遇见浅野忠信,开始改名叫:浅之胡茬;这个名字目前还在一些必要的场合沿用,本意是愿意做一根浅爷脸上的小胡茬,基本上浅饭都知道我这个名字,大都叫我胡茬。

    最早注册Mtime的时候盗用了当时很喜爱、现在已经解散了英伦乐队的名字jj72,后来因为要和浅爷有所联系,灵机一动将后面的数字改成了浅爷的生辰年:jj73;这个名字也一直在豆瓣等地沿用,而且总是被人问这个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然后等我解释完后大都露出了“你这个大花痴”这样的眼神- -

    QQ名期间换过好几个,什么战国鸢尾准确的被疏远狂暴的靛青色等,都是因某段时间迷恋的东西而改变。狂暴的靛青色是因为Joni Mitchell的伟大专辑“Turbulent Indigo”,当时还把刚刚申请的blogbus博客名叫这个名字,后来因为blogbus注册名为tattoo,我便把indigo改成了tattoo

    目前tattoo这个当时凑合着用的所谓english name是不打算再沿用了,不过已经在用的地方也懒得改了。然而给自己正经取个英文名倒也是像挑个啥歌听一样烦的事。记得当年很喜欢Queen的一首歌,歌名就是一个女孩的名字叫“Vera”,而曾经迷恋过的一个中年男人英文名叫Vare,我觉得这靠谱,又有点小意思,加上自己姓的发音就决定叫VeraFun了。这是最近开始广泛用的ID。

    至于目前时常被人觉得恐怖惊悚的QQ名“剥皮心脏酱”实则是看颜峻的书里提到的某噪音大师的一张专辑的名字,当时觉得这名字好帅气,就用到了现在,不过目前是这个名字最想换掉的了。

    至于博客名,我也换过好多,除了前面说到的Turbulent Tattoo,Mtime博客最初的名字叫“73到85的距离不过3天”,这个名字不用太多解释了,一般了解我一点的都会知道吧=。=浅爷有一组POLA照片写真,几张拼起来他抱着吉他躺着,这组照片上有一句话,其意思是“累的时候就睡觉”,但最初听花花的翻译是说“累的时候就跳跃”,我觉得这句话有趣,便拿来当博客名了。然后这个博客名从Mtime搬到了blogbus,Mtime的博客名随后改成了当年很喜欢的一部法国片的名字“我心遗忘的节奏”。

    部落格我是开了不少地方,每个地方的名字都不同,我太不喜欢重复用一个名字了,这真是作孽。“地狱一季”(兰波)、穿射黄昏的子弹等等都被我用过当作某个孽地的名称,另一些用了不知所云的英文,比如A Beautiful NothingVoid等,仅仅是觉得这些词的意思很符合我对这些博客的态度-0-

    另,MSN上的名字倒一直没有换过,出自塚本晋也的片《子弹芭蕾

    幸而现在用的基本都是SNS网站,没那么麻烦非得取个什么空间博客名字,不用再那么头疼了,万岁!这些我用过的ID虽然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好作孽,不过当时也着实是费了不少脑细胞想出来的,真的该记下来留个念。

  • 看片到疲软之后就开始看剧。前段时间被堂本刚(刚紫)的新专辑惊艳到,对他兴趣大增起来;然后知道那生田X真要演我心中的神作——太宰治的《丧失为人资格》,还是个之前完全不知道是干嘛的导演执导,心中深深地担忧。想起那早就耳熟能详的古董日剧《人间·失格》,虽然知道与太宰治的小说没啥关系(与小畑健的漫画有关吗?),但还是觉得有看一下的必要了。94年的堂本兄弟嫩得可以掐出水来。前5集把小爷看得头皮发麻,这传说中首屈一指的虐剧果然名副其实,但中间过后就渐渐好起来。也是到了中间,那深藏不露的腐元素终于明朗化了,叫小爷我茅塞顿开,鸡冻得大叫“腐剧啊!!!”

    最近日本电影界最大的新闻莫过于陈英雄执导的《挪威的森林》主角敲定的消息,虽然松山健一和菊地凛子是我心水的男纸和女纸,不过大多数看过原著的童鞋均表示不能接受,这么多年过后终于还是决定要看一下这小说了-0-关于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小爷只看过《寻羊冒险记》,这真是讲出来好羞赧的事情呀。

    所以说好多事情真的需要一些机缘巧合才会下决定去做去实施,这便是毫无计划毫不约束的人的人生常规。

    终究还是没去看成野村万斋的狂言公演,看到花花回来写的观感,真是悔恨交加。如果有下次,我打死也不要再错过了!!!

    昨日下午去看了《星际迷航》,让我对硬科幻的热火再度熊熊燃烧起来。真是好怀念高中时候每月一期的《科幻世界》,捧着读上好几遍刘慈欣和王晋康不厌倦,管他上什么课,还有前后左右一帮死党一起讨论。那次和大钊说起,原来她也是读《科幻世界》度过的中学时代,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于是这个周末就是在看了N期《康熙来了》中度过的:李敖的两期、陈文茜、许纯美、陈昭荣、庹宗华、萧淑慎、钮承泽。我看康熙和看剧一样有一个很长的周期,作为看片疲倦期的调节,一下子看上一堆,然后过很长时间再找一堆看。话说虽然对庹宗华实在没有爱,但是他这一期真是太好看,庹宗康爆了好多人的料,“国光精神病学校”的往事听起来就像是台湾老一代青春片故事,要是将来谁拍国光艺校故事的电影一定会期待。

    这个月底还悬在半空,究竟是冒险回家一趟休上他十天呢,还是再留着年假不在这瘟疫爆发的时期凑热闹?熊要不要来京也还未确定。这个月网购疯了,夏天真是容易冲动的季节,我要开始节制了,过后绝不要再这样大手大脚了。下周五要去人民大会堂膜拜莫里康内,这应该是本月最后一次大活动了吧。

    周六上午买菜的路上看到卖小盆栽的小贩,便挑了一个名为六月雪的小植物买回来,仔细看过后发现花盆里还长了许多三叶草,甚是精巧雅致,上图为给它拍的小写真。发现相机有些设置改过后,渐渐开始有日式摄影的进光感了。不过,我的长进确实也太慢了点。

  • 郊区果然比城里清凉,桃花未到怒放时,淅沥小雨也格外清新干净。一行8人风雨无阻,聊天徒步到峡谷,随手捏相机,留住囧囧瞬间。一路吃去几顿大餐,都太高估自己的胃,吃到走不动还剩好多。午后雨止,雾气还未散尽,水珠还在梢头,阳光隔着毛玻璃。真是宜人好天气,爬完整座山也没觉得太累。游山玩水,且做一回无知的城市人。

    川川川聚餐重现,段子八卦齐上阵,永远要笑到脸抽筋。唱K到最尽兴处,徒悲伤。恨自己做不到世外高人,戳到痛处的竟然是那些烂俗情歌,又何必这般假装不在乎、摆上高姿态。K歌之王,娱乐到死,中间那些承受不如再忘记,反正只能如此一生,命不从我,我又奈何。

    这一整天,真的谢谢你们。

  • 2009-02-26

    讨厌自己 - [-一个人-记]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有事假装没事真不是我擅长的,一箱子碟不知是释然了我还是再次囚禁了我,一面痛快地表达出了厌恶,一面又陷入了不好轻易解决的麻烦里。在极爱自己的那段年岁里,可以学的没学、该学好的没学好,直接导致了现在开始讨厌自己。小人物式的自我安慰和自我麻痹已经被颠覆,可惜迎来的还是小人物式的不确定和自我否定。

    第一次这么讨厌。

  • 面对一大锅粉丝萝卜汤,多到四个人都吃不完,心想娘又估计错误了,却被贡丸和原创香肠的美味提起神来了。娘吃完先去洗澡了,我慢悠悠用勺子舀着粉丝吃,眼泪水猝然掉下来,心中那个滋味,是一半温暖一半凄凉。想到以前娘说,吃饭时不能和着眼泪,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却每次都会乖乖放下碗筷。

    才知道,告别的时刻,爸爸们的泪腺更敏感,惹得身边人都潸然起来。回头想想,尽管他过了这KUSO的大半生,红着两眼、闪着泪花、笑着朝我们挥手道别的时刻,真是完全达到了纠结电影对我的催泪功力。

    外公过世快有半年了,我仍时时想起他,而且每每都悲从中来。春节时候去外婆家,面对他的遗像,便兀自抹起了泪,哗啦啦地,止都止不住,为了不让在外屋的家人知道,还硬撑着不发出声响,很辛苦。其实我不是外公生前最亲近最疼爱的孙辈,这才是最奇怪的,从前我对他也是尊敬到客气的程度。虽然知道外公临终前一直在人前夸我懂事争气,很是欣慰自豪,而我赶回去看他最终还是晚了一步,那感情仿佛是一下子升华起来了。

    眼泪水这个东西真的很符号化,流泪的瞬间往往只是遭到了催化,真正促使它掉下来的总是远远不止那当下。09年的春节过去了,我到了人生第二个本命年,自然而然地不再轻易许愿了。

  • 2008-12-14

    到此为止 - [-一个人-记]

    一股淡淡的中南海烟味 在他简短有力的发丝上跳跃;两个人的呼吸此起彼伏 好似十指初缠般谨慎;腰间那只熟悉而陌生的手 犹豫地试探着;却到此为止。

    一部娱乐喜剧 硬生生看到心酸泪盈;电影就是生活 最肤浅的意义也可能扎到血液最丰富的一处;即便与一个心中在乎却实际疏离的人闲聊一路而感到温暖;却到此为止。

    可生活不是电影 它不透彻不明白不完整不快乐;以至于不得不逃避 那一大堆无能解决的崩溃缘由;始终伴随着线越长越易打结的致命危险 一刻不停地踉跄前行。

    祈求那些短暂的快乐来治愈的希望 微薄到自己也感到可笑;匆忙把笑容装到脸上的同时 多希望这些伤郁都可到此为止;再看多少部电影 一样是隔靴搔痒 自食其果。

    DSC07340.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女人不坏》看片前,给花花拍的写真中最中意的一张

  • 2008-09-23

    57 - [-一个人-记]

    他们说,过了今天,就分处两个世界了。

    娘说,明天开始我可以吃面、可以理发了,可是对于你而言,究竟是怎么样的呢。离开这个你熟悉的世界,照顾好自己,一路走好。

  • DSC01004.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自从B1的餐厅改版后,油条不像油条、豆脑不像豆脑,某日早上在公司周围骑车溜达了一圈愣是没有找到一家正经卖早饭的地儿,每日的早饭又开始成为头疼的大事。

    SUPER SWEET的拉哥走后,“川川川”的午饭也成了问题,没人管账没人组织。直到近日老阎村长每日叫唤大家吃饭默默形成了午饭的组织头目,而第三代“管家”也终于一致推选出了翻翻来,这午饭的问题也算走向了正常化。

    最近看星座,得知狮子男才是射手女的真命,细想了下,还真是从没遇到过狮子男,便很是好奇。不过如今看射手的分析倒不会有从前那种每个字都能对上的精准了,倒是天蝎的分析对的上的部分越来越多,这说明我转型成功了吧XD

    同屋的打击乐姑娘昨日终于回来了,她的屋子借给其好友及其男友住了大概一个月,被胡乱搞得不成样子,她回来看到此情此境欲哭无泪,叫了家政来整了几个小时才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今日又赠我烟一包,真是让我好生难为情。

    几日前,花了40多钱淘宝买的笔记本散热器坏了,CH君拿去摆弄了一阵立马便修好了,隆重感谢一下。此君如今每天很乖地复习考研,和女友都不像从前那样整天粘一起,看起来小伙子是很有希望了。

    从家里回来后,身上徒然多了不少膘肉,让我很是抓狂。例假期将近,性情又开始起伏不定,尤其每日下班后骑车在路上飞的时候,看到这万年不变的或者即使变了也对我没有直接影响的世间觉得很厌倦。

    立秋之后,白昼飞快地缩短了。如今6点半走出公司天已暗下大半,待骑车到家便已经全黑了。中秋将至,分外想念家乡的鲜肉月饼,家里的一切想起来都仿似加了柔光一般的朦胧美丽,叫人向往。可这毕竟是攀岩一样的人生,爬上去便回头不得。

    在家时候长了严重的口腔溃疡,虽痛苦得不能好好说话吃饭,却也是熟悉亲切的感受带着怀念的味道。猜测这也许是气候的缘故,在北方长口腔溃疡的几率真的非常小,到北京后没几天,溃疡竟也痊愈了。以及原本以为劳累出现的牙床浮肿回来后也消退了大半,今日仔细观察了下那左下的牙床,莫不是又要开始长智齿了?有人告诉我,这是人生的第二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