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狠心买了bob dylan的票,他都70了,恐怕以后都没机会了。

    四月五月好多的影展、演出和音乐节,单身那女、里约大冒险、专扁衰仔、加勒比4、功夫熊猫2,北京国际电影季、法国影展、平谷音乐节、World’s End Girlfriend专场,真希望自己能分身,把这些都看了,然后银行卡估计也空了。

    上周五跑去南面吃火锅,不知道为啥没胃口没吃几口,又到江湖喝酒聊天到夜半,好久没这么销魂了。

    周六宅了一天,无端地不开心。周日去日坛觅春,照片拍得一塌糊涂,毫无手感。晚上四人聚餐,吃了不少,心情好转。

    今儿为值班的事跟笑姐闹别扭,总有一天我会为值班这种破事而辞职,依旧没胃口,不开心。

    blogbus已经各种不行了,我考虑换地,虽然已经不常写博,没有个自说自话的地方却始终不习惯,总算要离开这里了啊。

    标题来自这里:http://t.sina.com.cn/1658789801/wr4kGJhQUS

  • 2011-02-09

    2010在别处 - [-一个人-记]

    对微博从不屑到粘住,从被动到主动,却至今仍然打心眼里有股抗拒的情绪。因为整天在刷,觉得自己耗在上面的时间实在太多了,但它现在俨然成为了信息和新闻的集散地,不去还真是不行。一开始是豆瓣明显刷得少了,继而发现友邻们的动态也少了,大家都跑去了微博,然后明显地,博客也不太更新了,因为微博吞噬了我的表达欲,再也不能有那种不倒出来就装不下的感觉了,我感到很忧虑!

    2010对我来说太波折了,换岗-搬家-惊吓-离职-待业-旅行-新岗,大概有这么几个关键词。在脑中反复上演了无数次后,已经不想再细节化,就让它擅自变得遥远。在挫折中时,身边细微的关爱和温暖都能体味得一清二楚,而难的时候过去了,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如释重负。

    进入2011,用了三年多的旧手机突然坏了,考虑了几天终于下决心用本来打算换相机的钱买了爱疯4,拥有了人森第一个苹果,虽然年会运气糟糕透顶,虽然信用卡里还有一堆赤字,两个月来,我还是角得这个机子值得拥有。

    春节拼了老命买车票肥家,总算没有白瞎。住在娘辛苦了半年一个人搞定的新屋里,真的有“要不就留下来”的心,然而我知道,留在老家生活要下的决心比到北京艰苦要大得多才行。除了见俩发小,其余时间几乎都和家人在一起,即便如此时间也还是太不够了。

    也有特别高兴的事,就是看到娘展露小女人般幸福的笑容,操劳了半辈子,如果这次老天真的眷顾她,我愿意相信这世间还有公平。

    2011想改变的是,让自己重新变成一个话痨吧。

  •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今天,迅速得让人怀疑。今年帝都的圣诞氛围浓得有些诡异,从来都对节假日无感的我都不免有些动心,更何况还收到了很多的贴心礼物,吃到了抓抓和Ryan超级sweet的家庭火锅,平安夜有爱得有些不真实,竟然真的可以这么嗨桑,这种赶脚实在太梦幻鸟。谁把我从梦中捶醒吧~

    只是三年而已,有太多值得回忆的各种受宠若惊。

  • 2010-11-24

    25才 - [-一个人-记]

    现在突然被人问起自己的岁数的时候,居然也会需要想一下、按出生年算一算才能确认

    工作后从来没有正经过过生日,去年还差点忘了,今天也依然照常加班。不过,这一天还是不停地有人提醒我、对我说生快。有多年来一直不间断不遗忘的老盆友,也有一见如故让我珍惜的新盆友。与加班的几位同事分享美味蛋糕,虽然吃得有些腻,却无比的满足。回家还有室友精心准备的长寿面和一桌菜,夫复何求,吃撑也无所谓了。我爱你们,说多少遍都不嫌麻。

    早上起床后想了想该在这一天做些什么特别的事,从家走到地铁站考虑了一路,上地铁前给老妈发了条短信,说:娘,你辛苦了。

    晚上老妈打电话来,问我觉得自己跟以前比有什么不同了,我想了想说,变圆滑了。这是从前固执的我最不能接受的一种改变。好在只是圆滑不是虚伪,我仍在以赤子之心待人接物,只要没有什么后悔,我便自诩成功。

  • 记得这是曲奇姐离职请大家KTV那天,好爱这阳光,转眼就入冬了。这个夏天因为发生了太多事,变得无比充实和短暂,有时候甚至有些折磨。无论如何它过去了。

    离职、看世界杯、和多姐去云南、找工作、酷暑中奔波一个月做兼职和面霸、和大伙镇十渡,在夏天结束前定下新工作。期间吃了N顿各种离职聚餐K了N次歌,影院看了很多好片盗梦空间剑雨狄仁杰玩乐时光我的舅舅百万美元酒店,也有好剧陪伴热海搜查官IT狂人第四季无聊致死神探夏洛克,在新单位上班第一天听闻金敏大神去世伤心不已然后回来看了妄想代理人深深被震到。

    新工作并不那么令人欢喜,尽管我努力地融入其中并初见成效,却再也无法找到那种因为喜欢而充满动力的热情。工作将近三年,其实也会怀疑,也许这种热情的存在本就是一个错误,然而面对时光的一切,即便当初有再多的不满和怨气,却无法否认我依旧那么爱它。作为从学校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时光让我在学生时代对工作的所有想象成为现实——喜欢的职业、亲人一般的同事、自身的成长。工作后所有最好的朋友都在这里认识,有和我一样已经离开的,也有还在前线坚守着的兄弟姐妹,你们带给我的归宿感与安全感是我这辈子前所未有的一种体验,你们的独特与真诚不断令我感动、激发新的灵感,在异乡,这真是一种坚持下去的强劲动力。

    十一老C来北京,我不幸值班两天,还为了看Brett Anderson大叔和blonde redhead跑了三天音乐节,累得半死。油漆家的灰子寄养在我家,与月月在一起的时光甚为有爱。

    仅以此自曝纪念2010年的夏天。

  • 2010-09-04

    记事 - [-一个人-记]

    1.很多以前不愿说出来的事情现在都坦然了,因为我有了新的不愿说出来的事。相比说出口的,那些我不敢或不想说的才是自己真正在乎的吧

    2.每次回忆我疯狂又高调的青春期,总是很怀念从前天不怕地不怕风风火火的自己。那时曾为我喋喋不休的性格找过看似很有说服力的借口:现在这么能说,是因为我想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以后就可以变得沉默动人。却不想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真的不再那么健谈了,虽然并没有变得有多动人。

    3.任何改变,都比一成不变好。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永不后悔和永不怕后悔的心才能前行。

    4.一定要认清楚,自己喜欢的未必是好的对的合适的,所以不要局限于当下喜欢的东西,发现不合适就应该果断地放弃,重新寻找新的喜欢。

    5.如果我刻意隐瞒一个人什么事,那么这个人我一定非常非常非常在乎。

  • 今天拿到offer,总算结束了这半个月奔波苦逼的面霸生活。这一个多月来,再次看到自己的局限、欠缺和稚嫩,任何遭受的不幸、学到的教训都成为今后继续走下去的前车之鉴,绝不再重蹈覆辙——某一天大下午,一次糟糕的面试之后,在公车上啃着无比难吃的鸡蛋煎饼赶回兼职单位时差点就掉下内来:这是在亲身体验着“每一次挫折都是人生宝贵的一课”这个大道理。然而真正的决定还要等到下周,不晓得要对DB说hello还是goodbye,但关键是,我已经不怕被说goodbye了。

    好久前就想玩"what's in my bag"这游戏,一直没有行动,今天总算想起来搞一搞。包里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新奇小玩意儿,我果然是个实用主义者。

    兼职时候的包,电脑实在太重了,每天背着上下班实在太痛苦了。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分别是:小本子、钥匙、头绳、MP4、卡包、手机、唇膏、口红、口喷、交通卡、法盟会员卡、护手霜、钱包、笔、眼镜、信封包、“年糕”包、小鱼包、吸油纸和创可贴。

    全职的时候没有电脑了很轻松,加入了移动硬盘、书和一堆数据线。

  • 平生第二次尝试做寿司(or紫菜包饭,随便啦),在第一卷失败并自食其果后,后面的都还算成功,做了三大盘,屋里太暗,打了闪光留影纪念。

    周三说好的周五烛光晚餐竟然成功实现,我又做了一个耗油生菜,加上室友的凉拌芦笋黄瓜和水果沙拉,完美。

    收到水费单子的时候恍然大悟,我竟然搬进来刚满一个月,却已经有了老朋友的亲切,人森最大的幸运莫过于此。

    灰姐的VIP实在太贵了,虽然订了500的票好不甘心,想起之前的信誓旦旦,但在现实面前最终还是低下了头,人森最大的无奈也莫过于此啊。

  • 2010-06-20

    阿臀木 - [-一个人-记]

    虽然最终还是没有赶上跟油漆她们去青岛听陈升唱歌,好在新搬的地方再次让我有了家的温馨安全之感,碰到了人森中第二个同星座同血型的姑娘,一起看球赛、周末一起做菜吃“流水席”。

    虽然在某种打算之下把单位里存着的十天假期全都休掉了,并且预计的三件大事只有搬家这一件完成得比较满意,不过端午的三天,看了一场气氛绝赞的at17,听她们唱了radiohead和王菲,吃了一顿特别开心的芍药居聚餐,送老吴回家,再度回到一个人的自由生活。这段时间,多谢她在我身边。

    虽然明哥的演唱会忽悠了好多人,不过好在我们都买了最便宜的票,好歹现场看到了明哥妖娆的表演,期待能够有下一次让我们看过瘾。

    虽然依旧徘徊在贫穷与厌倦中,一再地乏力乏味,没钱换相机却还是忍不住再买复古裙,一边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却还是抱着极为消极的态度跑去sohu面试,究竟我想怎么样,工作适当地辛苦问题不大,但总要给相对合理的薪水吧,我还不至于那么廉价。好歹我可以换了相机也能再买复古裙,或者出去游一趟。总是不够完满,叫人沮丧。

  • 2010-05-06

    - [-一个人-记]

    忽然夏天,春天果然遗落了。姑娘们开始穿热裤、丝袜、复古裙,日照时间从早上5点到晚上7点,一片光明。然而,在2012年将要到来之际,我仿佛遇上了流年,起码迄今为止看上去是这样。

    某天早晨在上班路上,忽然就想明白了所有这一切折磨与不顺的根源,或许有些唯心,但起码可以让我对症下药地解开心结,而且,真的不想再逃避,受够了那种越逃避越折磨的痛苦。那一整天,我无数次鼓励自己要积极面对、彻底解决,然后感到心中拨云见日的舒畅。

    喜事是COCO要当妈了!身边生娃的朋友又多了一个。如果说公司让我越来越感到厌倦的话,得到这一群朋友真是最大最宝贵的收获。一群真性情的女人和一些负责又智慧的男人,人生还有什么比这一切更难得。

    下午说到生娃的话题,大家在群里神侃了半天。我曾经也是个不喜欢小孩拒绝生育的人,觉得麻烦、养孩子压力大。如今却神奇而自然地整个转变了态度。不仅想生孩子,而且起码要俩。我们这一代已经受够了政策性独生子女的毒害,为何还要继续害自己的下一代。也许很多人觉得一个孩子已经够累了为何还要为自己添事儿,完全忽略了孩子之间的兄弟姐妹情,其实当孩子们学会互相照顾后,或许未必是让家长费心,而很可能是省心。而想要个孩子,是因我很害怕将来有一天,父母过世、伴侣离开,只剩自己孤独一人,也许有孩子也未必能摆脱孤独,可是我迷恋在这世界上相依为命的那份复杂的感情,尽管可能最亲的那个人并非就一定在身边。就好比现在,我知道即便全世界都不相信我,但我还有我娘在,我心里会踏实、会有勇气、会有希望。而也会因为彼此而想让自己变得更强,不仅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依靠对方,也会在对方需要的时候能够二话不说伸出肩膀做一个强有力的后盾。我相信生命经过这种仪式般的磨练会更丰盈。

    世间让人害怕的东西太多了,有形的、无形的,有时候真的觉得撑不过去、想逃逃不掉、不如干脆放弃。但我试过了,这方法很糟糕,迎接它们、面对它们、可能最后并不能很好地去解决,但相信此后害怕的东西会越来越少,直到可以坦然地面对死亡。

  • 昨天傍晚刚到家,突然就发现了这绝美的夕阳,火速拿出相机跑进中间屋的阳台捏了几张,这是清明回京后第一次拿起相机吧。不仅如此,这个月几乎也没有读书,到一个新地方,安静让我感到恐惧,于是总是开着电视或者音响,加上春天的嗜睡,拿起书本的时候,眼睛也差不多要合上了。

    在我搬家前的一周,收留了遇到灵异事件的花君,却没想到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和一定程度上的阴影。搬进新家的第一个星期,完全没有安全感,甚至都不想回家。度过了这漫长又难熬的一周,终于迎来了期盼回家宅着的感觉,习惯起来了吧。

    上周二去看《如梦》和吴彦祖,这是第一个让我想中途退场的片子。因为有过睡前喝咖啡结果整夜失眠的经历,片子看完后特地点了奶茶,谁知麦当劳的奶茶茶味这么重,意料之中地又彻夜失眠,早上五点过实在受不了了,爬起来坐床上开始涂指甲油……

    周五蹭了好心人的票到新光现场看“民谣之路”的拼盘演出,周云蓬唱《中国孩子》把现场萌翻了,万晓利的声音真是我听过的现场中最性感的,惊现一直想看一次现场的张浅潜,还有网络上很红的邵小毛原来真的很逗很有意思。啥时候能看一次左小祖咒呢。

    周六又是朋友给的票去了CIGE国际画廊博览,完了跟一帮好盆友去COCO家火锅聚餐,说说笑笑侃大山,真是好不快乐。周日北京的大风大雨差点让我以为是来了台风,温是又降了十几度,这再过一周就要立夏了,啥时候才能热起来呀。

    四月的最后第三天,仿佛一切开始走入正轨,希望这一年最不顺的时候已经过去。

  • 十年前的自己一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和卡桑能像现在这样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互相倾诉,讲一些两个女人之间才可能有的对话。在我24年多的岁月里,这是我与卡桑相处最融洽的年代。然而,其实这一切也不是那么出乎预料,不过也是年岁增长后自然而然的变化罢了。真正出乎意料的是,年少时渴望离开的卡桑的臂弯现在却越来越渴望依靠,她在逐渐衰老,而我对她的依恋却好像本杰明·巴顿的身体一样执行着不可思议又身不由己的逆生长。

    在刚刚过去的三月里,各种突然的、惊喜的、神奇的转变接踵而至,递简历和被通知采访任务在同一天,以为没戏后还没来得及体味失落和沮丧就得到了部门调动的喜讯,准备安下心来时却又得知那份简历并非白投,犹豫是有那么一下下,但还是迅速地作出了选择,放弃了可能会有更高待遇的那头。这一波未平,家里也不闲着,本来就已经决定好清明同卡桑一起回家,却在车票买好之后得知房东要收回房子,紧接着马不停蹄地看了几个晚上的房子,好歹在走前定下了一家,这样,三月也便过去了。

    在春意盎然的老家度过了四月的第一周,珍爱生命、远离网络的日子美妙到不愿意离开。然而,终于还是从满眼春色的江南回到连阳光都要干燥直接很多的北方。下了火车直奔公司上班的我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那些曾经和卡桑一起走过的平常巷陌的熟悉景色时时在提醒我自己的软弱。我总算十分没用地面对了这个事实——没有一个至亲的人在身边的飘泊生活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我怀念起曾经硬着心肠的薄情和无义,情感的日渐丰富和外露不是一个好兆头,我感到自己的意志在被慢慢消磨,这多么令人讨厌。

    四月,又是一堆事情等着我去尝试和完成,心中的一团乱麻需要一定的时间慢慢梳理,这是常年反复邂逅残忍而不得不学会的本领。预感到这一个月会繁忙到连春天的到来都无心享受的地步,这不要紧,假如我已在被命运牵着鼻子走,我应该起码多少要更主动一些。那些在农历年前翻墙写下的,与其说是愿望,不如说是给自己定下的目标,2010年要做到的事。

    2010年的春天已经到来。

  • 2010-02-13

    昨日下午 - [-一个人-记]

    09年的春节和国庆长假,我都因为要回家提前买了车票多请了几天假。国庆请假的时候,听说上头很不高兴,说每到长假总是这些人请假,工作都安排不过来,意思就是觉得我请假太频繁,当时很尴尬,因为车票已经买好,不能不请出来,便只能决定牺牲2010年春节假期,这样领导才没了抱怨。

    这次春节前,主编又在为极大部分员工要提前请假回家的事头疼,讲到我们部门,除了我和部门领导,其他人都会起码提前一天走,到最后,大部分工作都安排到了我这里,这时候主编才恍然大悟地说:原来XX你不回家过年啊。我当时就哭笑不得了。

    有次上班时间出去观影活动,因为时间尚早,活动结束时下班时间也未到,我便和同行的同事商量,要不要再回趟公司到下班再走,那同事丢给我一句:你得了吧,你回去一趟没人会说你好,不回去人家也不会察觉到。顿时把我点醒。

    目睹很多关系很好的同事跳槽离职,他们在的时候不见得有多好的待遇,走的时候公司才着急会说如果是工资问题的话可以谈,然而他们一边还是抱着对这里的感情与留恋、一边也是等待与忍受太久后的失望,最终还是一一离开。

    我这第一份工作做到第三年,人是有了长进、但也向往更多。奇怪的是,发现它的各种缺点后却比不知道的时候更有一种深深的依恋,要离开,是轻易舍不得的。同时我也很清楚每一个单位和岗位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然而我知道再理想主义的人也会有敌不过现实生活压力的那一刻。

    在农历09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里,我一边听着Pink Floyd的老歌,一边在空落落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做机械运动,心中倍感凄凉。

  • 我也有过对这厚实短小身材毫不在意的岁月,那个时候满心都觉得世界负我,真心感到怀才不遇;而如今我越来越开始在意自己的体重是因为我,从上到下从内而外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找不到半点值得自己骄傲的地方,终于明了了之所以不遇那明明就是因为没有才罢了。

  • 走进小区的大门,看到小区幼儿园的门口聚集了孩子们与来接他们回家的父母,那些个还没长过我腰际的娃们各个都一脸的兴奋,差点叫人以为是放寒假了,而其实只是过元旦罢了。这是09年最后一天公司提前下班后在回家路上看到的情形,貌似是我搬到这小区后头一次在这幼儿园放课的点儿回家。

    一路上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直接去菜场买点好吃的回家做顿年末大餐,在走进小区大门的刹那决定还是先回家放了东西再出来买菜,结果进了暖融融的房子之后自然而然地便不想再出门。我半个月前就开始计划着要怎样怎样嗨翻天地度过这个跨年的妄想,随着一碗简陋的速冻饺子下肚而顺利落空。

    我的09年好像整体就是在这种因为这样那样鸡毛蒜皮的原因最终自己先前计划的打算的都没有实现的状态下匆匆度过的。比如,虽然这一年不少自己感兴趣的人和乐队来了北京,但真正看的演出却屈指可数,都会因为类似“没人陪我一起去啊”“太远了又太晚了啊”“天气实在太冷了呀”这样无关紧要的原因踟蹰,最后大都就这样错过了。也基于相同的状况,尽管我在法盟办了观影会员卡,但如今已经快两个月没去过那里看片了。如果要说这一年最让我牵肠挂肚的两件要做而未做的事,大概就是买单反和出门旅行了。原来死都要用国庆长假出去走走哪怕是随便什么没去过的小镇都行的想法,在回老家后最终还是说服自己留下来陪母亲;十二月,终于决定先搞一个便宜的国产胶片单反玩玩,而需要一次性高投入的昂贵数码单反就再延期观察一段时间,意外的是,圣诞节后冰冰慷慨地表示愿意将自己的旧海鸥长期借用给我,教我兴奋不已,在此隆重感谢。

    09年最早的记忆应该就是与老KA到疆进酒看二手玫瑰的演出,转眼,老KA回福州已经快一年了,貌似去樱花国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一年家里没白蹲,恭喜了!

    母亲来陪我了两次,加起来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她在的日子我衣食无忧、饭来张口,但也心有牵挂,总是特别准点地下班,一般假期也都只陪着她,几乎暂停了与朋友所有的活动,片子也不能正常看。于是这样的日子到最后总是让我受不了。但我现在明白了,即便不是母亲,只要是某个人与我平日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便会心生嫌弃,这种嫌弃倒并非真的就是讨厌,只是会在心里默默计较这个人占用了多少本该是我自己的时间,而这些时间里我本该做多少自己的事情,好像这一段时期我没做成什么事情都是别人害的。但事实是,在我一个人的大多数时光里,我依旧还不是这般庸庸碌碌、一事无成。想到这点,我开始嫌弃自己。

    失去熊送我的那串浅爷吊牌的时候正值本命年头的敏感期,把脑袋里离谱的想象当作了直觉和预感,还以为这一年将有大的转变发生在我身上,一边惶恐一边期待。有一段时间确实已经到了抽离的边缘,也曾尝试了改变,最终被驳回,心中竟然也渐渐平静下来,与其说是感到安稳了,不如说还是嫌麻烦。在巨大的情绪波动后,我都容易陷入到虚无主义的深渊里,既然一切都是无意义的,何苦要为难自己,就这样吧。不知道再一次被不甘心的血液冲昏头脑会是什么时候,但我已经不敢随便奢望什么美好的转变了。有的时候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这一年,我与我迄今为止生命中最想见的一个人擦身而过。而这个名叫浅野忠信的男人也在这一年里结束了自己14年的婚姻——这大概是09年对我而言最为剧烈的两件事。事情发生的当时都写了详细的日志,该说的都说了。虽说也同时错过了女王蒂尔达,但今年确实见到了不少喜欢的影人,朱丽叶比诺什、伊莎贝尔于佩尔、侯孝贤、李灿森、安圣基、小田切让等等。一方面我是真的知足了,另一方面这么多人也替代不了一个浅野忠信(样机去日本给我带来了浅爷99年的写真集多少算是一个弥补),但我依旧会积极地信命,我知命该如此、命不弃我。

    春末夏初的时候,熊来北京与我度过了充实快乐的4天,为什么明明是09年的事,却已经感觉很遥远。虎牙年头和年尾各来了一次,头一次还没毕业,第二次就是因公出差了。

    春节和国庆都在老家悠闲地度过,也是在这次国庆回家后,24年来我第一次感到母亲是如此溺爱我。从前的我,一直都只感到了她的严厉和性急,每次她恨铁不成钢地说自己多溺爱我而我又多让她失望的时候,我打心眼里嗤之以鼻。离家工作的原因之一也是想脱离她严厉的管束,然而竟然越来越感到了她的宠溺,这真是我人生至今对自己母亲看法的一大转变,并终于认识到,原来年轻时候的我真的曾让她那么操心。

    整一年,好好码字的时候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几乎都用差劲的照片替代了要写的无数字,这算是一个改变。上半年还在担心抽烟越来越凶该怎么办,到了下半年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斩断了精神依赖,这也算是一个改变。最让我感到高兴的一点是,读书在这一年里养成了习惯,并有形成强迫症的趋势。要感谢身边读书不倦的同事朋友,这必然与大家的互相督促与影响分不开,来年一起读更多的书。

    下半年大部分的工作时间好像都耗在几个大片上。MJ的意外过世后,《就是这样》忙活了一个月,还因此去了趟上海出差。如今的《阿凡达》从年末忙到年头,现在还没完。虽说真没太多可说的,但确实是让我想忘都难忘的事。

    看了三部话剧,人艺《操场》、林奕华《生存与生活》、李国修《莎姆雷特》。虽说稀少得可怜,但仍不影响我完全为李国修所倾倒。《莎姆雷特》是真正的笑中带泪,以小见大地道出世间百态,让我第一次真切深刻地被莎士比亚的名句触动,整场看下来,我感到我哽咽的时间与我大笑的时间一样多。

    有几个值得一说的“×年”都集中在09年,我远离高考5年、国庆60年、澳门回归10年,还有些别的,比如敏感词20年和敏感词11年。我想说的是,我对这些事情的理解一年一年都有不同,但我相信是在朝一个逐渐正确的方向,这让我感到欣慰,其余的,不说也罢。

    我一面翻着这一年写的日志,一面回忆着写下上面这些,原来这一年过得如此满满当当,却为什么越来越频繁地被《玛丽和马克思》这样的故事同感和共鸣到泣不成声。新千年第一个十年居然就这样过去了,我们跨进了10年代。之前我可能还为自己日渐年长的岁数感到危机,而现在与以后我将再次精神焕发地期待看到十年二十年后的自己将会有什么变化。这真是人性本贱、越打越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