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半年之后再去酒吧看演出,耳朵和身体都脆弱了,站了一个多小时腰就酸得硬掉了,从前没有这样过,我和西瓜异口同声地说:真的老了。

    大概是在去年夏天听到甜梅号的《谢谢你提醒我》专辑,当时的感觉是,在华语乐坛听到这样一支纯正的后摇乐队挺不容易的,算是有点小小的惊喜,但音乐本身却没有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前几日在豆瓣上看到有人讨论国内最牛的后摇乐队,一大票人力挺甜梅号,这真让我意外。今日是抱着看MONO专场的心去的,没想到说是甜梅号暖场,结果基本上也演了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甜梅号的现场没有让我感到多么惊艳,一如他们没有给我留下太大印象的专辑,而这种感觉在MONO出来后愈发清晰。我只能说,甜梅号的后摇很正,正得有点公式化,有起伏、有强弱,但是硬帮帮、干兮兮的,感受不到太大内容;MONO一奏,立马接受到音乐里喷涌出来的情感,感觉到调子的温度,从冷到热、从静到噪,那不是简单的起伏和强弱变化,而是将情感的诉讼用这样的变化去表达,让人感到了忧伤、悲怆、坚韧、愤怒。我并不是在全然否定甜梅号,只是要说华语乐坛最牛的那一支后摇,应该还没有出现吧。(这是在还没有看过惘闻演出的前提下说的,一定一定要去看一次惘闻!)

    这次主办方打着“日本后摇天团”的旗号来宣传这个MONO的演出,演出看到后半段,我们实在站不住了便挤到后面找地儿坐下,之后我的脑中一直盘旋着“什么时候world's end girlfriend来演出就真是天团了”这个念头。当然,MONO已经超棒,只可惜乐手没有与台下做任何互动,演完就闪人了,除了人太累、地方太挤、吸二手烟太多以外,真的好不过瘾。

    与西瓜分别后,跑去便利店买了雀巢牛奶,边喝边走在冬天大半夜的张自忠路上,耳边仿佛依旧是post-rock满满的失真吉他音,跟(世界)末日一样虚幻。

  • 仔细想想,我身边为数不多的双子座盆友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品学兼优者,但却并非摩羯们的沉默,往往拥有很强的行动力和与众不同的气场。

    电影资料馆的暑期动画月中,原本我对94年的迪斯尼经典《狮子王》并没太大兴趣,是听淫河说这部动画绝对排在他心中最佳动画长片的前十名,又放言一定能让我看得内牛满面我才决定去看的。周天便是与淫河和虚哥共进午餐后一起奔赴资料馆。虚哥向来就是个话匣子,只要一说到他在行的领域,就不用担心会出现冷场。便是从虚哥说《狮子王》绝对是长期占据他心中动画长片第一的位置,第二是《人猿泰山》,一部讲父爱、一部讲母爱这番话开始的。听一个人说一部动画片对他产生了改变一生的影响自然是相当有兴趣的,况且《狮子王》94年在国内公映的时候,我们都不过是小学中年级,对于电影这些东西的认识可能根本都还没有开窍。他大概是个偶然的机会去看了那时在自贡的首映,十岁的心灵完全被震撼,除了直观地看到了“父爱如山”以外,他感到了英语的美、电影原声与动画配音的强大,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而达到我们现在认识的这个达人级的子虚。《疯狂英语》创刊不久时,在某期杂志中他们节选了《狮子王》中的一段台词,子虚看过后感到非常不过瘾,开始写信给《疯狂英语》,要求出一期将全片台词对白都印刷出来,他认为这部电影的英语对白实在太美了,一开始是没有什么回音,他不断地写信要求,终于在几个月后,杂志满足了他的愿望出了一期增刊,全为《狮子王》的原版台词,并给他寄了一本。此后,他成为了该杂志御用的增刊顾问,每一次出英语电影台词增刊都是子虚选的片子。

    以上是听他自述而得的。实际上后来也听说了他从小的家庭教育就很严格,一起床他妈就开始督促他学习背书,不过大概是本身是老师的缘故,可能有一定的方法。我当时一听,假如这种事放在我身上,一定会使我产生相当大的逆反心理,我娘的家教也相当严格苛刻,虽说可能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我现在不照样还是这么百无禁忌、松松散散地活着。照小托的话说,子虚就是个天生的乐天派,一腔热血泼洒世界,每天都很HIGH,但从未见过他愤怒的时候。他就是那种可以为了等一部大片的预告片整夜整夜在公司守着不回家,不填加班单,第二天又照常来上班的人。问起他,他就说,我这都是自己的兴趣,不单是为了工作任务,就算我在家,也照样会整夜不睡觉搞这个。闻者无不五体投地,对于他的精力旺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暗地里常调侃说,哪个公司招到了这样的人老板一定乐死了,一个能顶五。

    是说80后于70后进入社会后最显著的一个区别是,前者往往散漫迷惘,工作很难积极进取,而后者大都渐渐成为了工作狂。这其中的个中缘由其实很简单,70后从简陋的成长里自然而然树立了要变强大的目标,而后不断奋斗,他们的工作是作为一种肩负的责任;而80后成长环境优越很多,各种莫名的优越感从小就开始助长惰性,前途永远是雾蒙蒙的,他们的工作是作为一种任务在完成。当分析这些的时候,显然是把子虚这样的人排除在外了。虽说干我们这行的,或者说留守我们公司的这帮人里,几乎大都是凭着兴趣才能一直做下去的,但能够将这些作为整个生命、所有生活的人毕竟是少之又少,我们总是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就算一直不满足于现状,却从没有任何行动表明我-要-去-改-变。

    不过事情就是这样,有过上千部电影的阅历后再看《狮子王》这样的片子,是死也不可能体会到十岁的年龄去看这片子时被深深SHOCK的感觉了。我在看片的时候,不断地想象假如我倒退15年会怎么看这个故事,终于我内牛了。电影和小说一样,有些就是不能看得太早,而有些看得太晚了就失去了意义。好比刚上初中时候看新概念作文,豁然开朗:原来作文还可以这样写,回家就把从前的作文大全通通扔掉;好比各路杨二车娜姆们与高晓松们上了芒果台后才暴露出其真正的脑残嘴脸一般——一个恰好的时机和恰好的经历,这可能就像人生宇宙中的一次大爆炸,而后获得崭新的生命。我甚至想到了我该在我的孩子哪个成长时期给他看这部电影——因为我已经错过了它。

     

    为了尽快读完《白夜行》,我有整整一周的时间几乎没有开过家里的电脑,没有看过片,今日终于完结了它。去豆瓣翻记录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这个月已经读了4本书,这真是令人欣喜的一件事。托东野圭吾的福,我有找回了中学时代读课外书的那股子劲。那个时候终日与书桌为伴,佯装在复习功课,实际上课内书里放着课外书。最猖狂的一段时间是迷恋现代派的时候,各种能搞到的外国小说一网打尽,以至于后来语文老师让我代她给全班同学上一个单元的现代派文学课——当然,主要是这段内容在高中语文的教学大纲里并不是非常重要,在高考中几乎不占份额。

    继上上个周末做了红烧鸡翅后,上周末又煲了排骨汤,自己吃自己做的,其实总觉得和别人做的味道比差那么一点儿,但能做出来的成就感还是让人很满足。法盟的新浪潮电影月还剩下最后一周,每次我笃定地告诉自己晚上要骑车去看片时,总是在下班后被“天气不够晴朗”这样的莫须有的理由瞬间推翻了,行动力实在太弱了啊,我快不是我了。

  • Photobucket

    在帝都,你会觉得这个国家早就乱成了一团

  • 2008-12-18

    娱乐自己 - [-幻之光-感]

    他说从小到大父母从来没有给他想要的东西,一直在照着父母的意愿走到今天,没有学汽车设计是他一生的遗憾;他说他受够了现在学的专业,自己明明有极好的美术天赋为什么要浪费呢,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前途一片渺茫。他们现在都在目前学的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上花着大把的时间准备考研,却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自己的人生。

    她近期一直很浮躁,想要辞了工作从头再来,这个待了一年多的曾经喜欢的工作岗位如今对于她就好像是发了霉的馒头一般,叫她嫌恶得都不想动手去扔;她绕了一年多的圈子,最终还是按耐不住,想要重回曾经被迫放弃的那条路,再尝试着走一次。即便已经打定主意要改变自己不满意的现状,希冀着未来可能拥有的安稳与满足但她们毫无着落的心必然在这动荡中备受煎熬。

    回想起来,连自己也搞不清楚那时断然的初衷,彼时否定掉的东西如今好像又再次被否定,以为自己在说真心的话,再细想就变得有待斟酌。就好似那娱乐圈的某某,几个瞬间便翻来覆去地娱乐了他人,最终也娱乐了自己。究竟哪一出才是真的,恐怕到死也说清。原本理应难过,却笑笑而已。

  • 他们说,醉酒后第一个想打电话的人就是你心底深处的某某。我试了,连电话都没想起来碰一下。

  • DSC00890.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沙发上的三只,张很多听得很认真、我在拍照、油漆在沉思=~=

    DSC00892.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蓝色沙发上举着话筒的男人就是周耀辉

    h-1.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油漆的蓝印花连衣裙和很多的黑白细格子裤子、红袜子、黑色复古高跟鞋

    1.这个乍看不过30岁左右的男子,皮肤紧致肤色健康、身材精瘦又不失力度、留着板寸,其实居然是60后人,只比我娘小了两岁。

    2.周耀辉说:本来以为北京是个文化城市,来过后发现其实也是个很八卦的城市。听到这句话,我们这些整天在捣鼓八卦的人都笑开了,真是一语中的噢。

    3.国语说得其实还行了,偶尔的一些咬字有些生涩,非常谦虚地要大家教他正确的发音,而后跟着说好几遍。

    4.有个男青年提问前说了一句他和自己的父亲同龄,周耀辉仿佛很高兴,便管他叫“儿子”。

    5.有人问他在旅行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他答,会在旅途中哭。

    6.张很多夫妇分别霸占了最后两个提问的机会,每人俩问题,而且都挺八卦,应验了他刚说的那句话。

    7.很多最后一个提问,才知道周耀辉也是个射手男,很看不出来,也许是年岁大了吧,平和也带着些许神秘感。

    8.结束后要穿过拥挤的人群下楼,恰巧与他面对面地擦身而过,仰头近看他,倒也不是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眼镜其实没有镜片。

  • 2008-07-17

    浮云 - [-幻之光-感]

    DSC00869.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无论我把车骑得多快,都赶不上那飘忽的一缕白云。

    在这个仍旧没有亲切感的城市,总是一瞬间把陌生人看做了记忆中熟悉的面孔。

    我在想,我是否真的能够保持住这一颗年轻的心。

  • 8日大早赶到学校 看到睡眼惺忪的熊从厕所里出来 斑斑一贯的精神抖擞 一切仿若北京的时光被抽离真空 并且从未离开这里

    12日大早 我在寝室的东西全部理空 这个位子可以再住进一个新人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我最后在这里的时光 确实是伤感了

    回来前惦记着湖州的美食 乐乐面馆、江江锅贴、垃圾街、旺角卡门烧烤、百岁鱼、周生记鸡爪都在这短暂的4日内饱尝 却并未感到想象中的兴奋甘甜。那日晚上向寝室楼下的阿姨借了自行车 仨人冒着毛毛细雨从旺角卡门赶赴江江锅贴的路上 我扯着嗓子讲述着那一段被抽离的时光 只是一杯啤酒的功力 我果然变得尤其健谈与雄辩

    答辩的前一天 和导师一起吃午饭 被嘱咐最多的倒是一个人在外生活工作怎样多加小心照顾自己 说起答辩 她形容得那么轻松 我多少心里没底 毕竟这论文是半年多前就写好的。答辩当日 上午与中午都在自习教室 确实该是在这个学校最后的自习体验了 打着熟悉论文的幌子 我极为享受。真正到讲台上 立即又是满满的自信与强气 女中音响彻整个教室 我果然还是如此充满表现欲 陈述完毕 半天没有老师提问 从市文化部请来的老师提到了湖州摇滚前辈张小庆 问题最后由经验丰富的新闻系主任提出 回答的时候我依旧声情并茂大讲一气 但其实说了什么到后来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只记得整个过程导师都认真地看着我聆听不断地朝我点头

    经过两日的阴雨连绵 后两日烈日当头 只是一到晚上 这周围没有大型山脉的湖州到处风中凌乱 半夜都会被大风的呼啸声吵醒 相比北京 这风显然清澈纯净甚至带着清香 这上乘的空气质量一定要抓紧时间深呼吸

    DSC05118.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十一日下午三人整着一套学士服 从本部到东院轮换穿着拍照 也不管这衣服有多不合身了。中午吃了打翻盐钵头的鱿鱼虾汤锅 依旧满嘴知足的油水

    DSCF0742.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熊当日便要赶着回家 送她到校门口的公交站 与夕阳合个影 新眼镜真不错呀

    DSCF0749.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50.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52.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56.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61.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62.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66.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68.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78.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然后追着夕阳一路拍去 心中确实隐隐有了被掏空的感觉 这离愁别绪来得如此恰到好处

    DSCF0782.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94.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连往日最被大家病诟的号称国内大学校园第一地下通道也忽然变得令人骄傲了

    DSCF0795.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797.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801.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日头沉去 仿若过往一再地从眼前飞驰

    DSCF0802.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DSCF0805.jpg picture by tattoo1124

    这是最后的最后 任由时光荏苒 不可避免地再次前行 心中反复跌宕 如一不小心被晒伤的脸颊皮肤 意外美丽。这四日而已 这四年而已

  • 2008-04-29

    淡定 淡定 - [-幻之光-感]

    倒并非是突然想起来的 娘每次出门都喜欢带很多东西 尤其是吃的 总觉得自家的东西是最好的外面的东西都吃不得 能带多少带多少 所以每次都把行李整得很重。上次和我来北京的时候 在我的极力限制下 她依旧偷偷带了不少 结果那些卤牛肉、小烤鸭、香芋艿、茶叶蛋在火车上把我们吃得那个香 馋死周围的几个旅客

    其实娘也怕行李太重是个负担 可就是情不自禁 深层次讲是种安全感的缺乏与强迫症的表现。那些她带在身边的东西能给她安慰 让她安心 她想要带多少 她的心里就缺多少。这一点我或多或少被她影响了 我的东西非常多 每天背的包也很重 总觉得重要的东西这样是那样也是 不带在身边就会觉得少了什么。很多东西喜欢拥有而并不习惯放弃 但放弃又必不可少 人由此变得容易失落

    多年来我都不敢好好肯定自己 这与我看似绝对自信的外在很不相符。肯定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实现了一定的目标 不是说我的目标定得太高 只能说在一些限制下的我曾经很无力。过于自信也是一种内心缺失的体现 所以当我意识到自己谦和起来的时候 心里的防线已经越来越坚固。迄今为止 让我感到害怕的东西一层一层地递减着 害怕考不上大学过去了 害怕找不到工作过去了 害怕因为自己不争气惹娘生气过去了 害怕一辈子留在一个小地方也过去了。前几篇日志有提到 这仿佛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内心的安稳宁静 呵 多美好的幻觉

    今天我首次明确了自己对发达国家地区的向往 竟然如此轻易。一瞬间 我又开始向往更远的地方 考虑再进学校 当然知道一切从头开始做起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淡定淡定 这样说服那颗再次不安分的心。彼时曾听友人说中国教育的失败使得进学校深造都没有意义 但其实 学习的结果与教育制度与老师学校的关系实在微小 最最重要的是 有了充裕的时间思考 那些时间对于上班族来说不是奢侈 是奢望 

  • 关了电脑 熄了灯 当一切停顿下来 空虚与愧疚就全上来了。在此之前 我从来不会承认自己空虚 觉得那是人活着的一种羞耻 我想方设法让自己充实起来 其实只不过是让自己觉得充实起来。满足之后是空虚 满足伴随着愧疚 我开始有点承受不住

    试图告诉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可什么是有意义的?我突然就不明白周围的人都在为了什么而忙碌地生活 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动力时刻保持住该有的状态 而如我这样整天为了自己以为值得喜爱的东西而活着的人 在她们眼里一定相当滑稽吧 可到头来连我自己都还是不明白这值得与喜爱的意义

    睡觉觉得是浪费时间 可当寻找一切的意义到疲惫不想再思考的时候还是只想一睡了之。或者死亡?《Closer》里说 照片是谎言 艺术是谎言 从来没有结果与答案。一切都是 爱情与工作 生活本身。也许这不是一个新的话题 可人是必须要寻找一些自己相信的东西才能活下去的罢

    我不知道自己缺少了什么 再次努力想说服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充实起来 可是一瞬间就推翻了 因为即使是暂时找到了该做的亦不过是对生活真相的逃避。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 重新又回到了“没有永恒”的主题。我知道我还未放弃一些信仰 但是我会感觉到疲惫了 在某时某刻 在此时此刻

    要做一个有追求的人真的很难 以前我觉得自己是 现在也很自然地放弃了这种坚持 充其量我只是喜爱着某些东西 就是会在临死前不舍 但不会因此而拼命求生。当然如果没有那些喜爱 可能更无牵无挂死的更快更轻松吧

    今天听到很多年前的王菲说 离婚或者什么从没有让她觉得很受伤害 突然觉得那些胡乱对她臆断的人是多么可笑 包括自己 她生活中与男人的分分合合何必让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看着心酸。一个从来都是凭感觉做事生活的人 其实早就把自己交给了命 即使哪天她突然死去 大概也不会对世间有什么留恋。是佛让她看淡了世事看破了红尘的么 或者只是佛太符合她对这个世界的猜测?

    那么 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接受的 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活在荒诞中 努力拼搏是个笑话 追求理想是个笑话 只有欺骗才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活命方式 唯一的方法。于是又想到了高考前我对苦口婆心要我努力考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的家长的讽刺与质问 “如果好的工作是为了好的生活 那么什么是好的生活 生活又是为了什么?” 一个五十岁的中年男人顿时被问傻了眼 只能摆手摇头示意我已是朽木不可雕 我却在暗自痛心人何以活得如此麻木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还是很佩服当时的自己 原来很早以前我已经看到了真相 只是那时我还有愤怒与尖锐 还有想要改变世界的希望……改变世界?连濒死的人听到都会笑掉大牙罢。四年前 我曾坚定地认为自己目标明确 现在看清楚了其实我是最会为自己找后路的那类人 这样的人往往命比较硬或者比较卑贱 不太容易死 而表象中看来性格中所谓坚强的部分 其实不过是懦弱而已

  • 在被熊多次认定为是个薄情之徒后 渐渐开始明了起来自己究竟怎么个薄情法。我曾经自以为是个十分长情的人 14、5岁的时候确实是 16岁以后开始动摇 20岁的时候土崩瓦解。这个漫长的过程现在居然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有次被人点名问到“什么时候会放弃”我的回答是“厌倦的时候”。而如今对于大多数的感情越来越容易厌倦 当决心不再纠结的时候 对于某个人某段感情的放手就变得极为简单 假使而后再有反复 其意义已经不会再有大的差别 因为于我 它已经过了保质期

    其实明白了讲这是种常败者的经验 长期的自我折磨之后发现依旧没有出路 于是开始将伤痛转化为阵痛 这是种自学成才的本领 取决于自尊心与理想性的磨合。当然偶尔还是有我放不下的人。譬如我就曾经因为这种心态误解过几个最好的朋友 经历过某种阵痛 其结果是发现了没有比坦言相对更直接有效的冰释方式。今天对左说了实话 如今除了娘 还有一个让我尤其敏感的男人的存在 略微的空虚就可能在第一时间想到他。青春期的高潮之后已经有很多年 能够碰巧见面的机会用手指头就可以数清楚。我心里明白的是 这不过是人人都需要的“暗恋” 我真正所依恋的人只在我的脑中 他不存在

    有段时间仔细考虑过所谓生活伴侣的事情 思来想去 以我这种时常不甘的心性 还是比较适合与同性长期生活以及与异性短期相处 That's perfect~

  • 早晨天刚亮 娘便爬起来洗衣服整理带回去的东西。我知她一夜没睡 烤热的地板没法让她一下子适应 迷糊中常被她给我盖毯子调节电扇的轻手轻脚的动作吵醒 但还是装做熟睡的酣甜

    一大袋葡萄 鲜辣的童子烤鸡。有黄酒香的荷包蛋 新鲜刚做出来的蒸饺。若不是我执意不让她多带以及天气太热 她必定恨不得带足我未来两个星期的菜甚至补足过去两个星期的量

    晚上带她去逛市场买衣服 终于以她能接受的价位买到连衣裙和细麻长裤。她快乐的样子那么可爱迷人

    昨晚梦见她在阳台上晒衣服 险些掉下去。临走前她将帮我洗好的衣服晾出去 我转头看到她手臂伸出阳台的动作 心中一片惊恐

    后来 她一到家照例先打电话给我 说谢谢大清早把她送到车站 我说谢谢带了这么多好吃的给我

    其实所带来的岂止这些 带走了的又何止快乐。我不喜欢她来看我 是害怕巨大的幸福过后加倍的寂寞

  • 照俺娘的说法就是

     

    “那刮消拧啊——怀嫩的四浩仂————到塞歪浪撒撒欲的切苦头叻”~~~~~~~~~

     

    。。。。。。。。。。。。。。。。。。。。。。。。。。。。

  • 刚一在报社待过的健谈的姐姐看中了我 明天终于有实质性的活儿做了

    黄远生提出新闻人的“四能”——脑袋能想、腿脚能奔走、耳能听、手能写

    显而易见的 腿脚能走是关键 新闻是靠“跑”出来的

    我还是缺乏了“能交流” 真是棘手

  • 因为在这里找到了一个网站的实习工作 15日要重新返校 积极实现着今年寒假所做的决定:“这是我在家度过的最后一个完整的长假”。假期对我而言是没有意义的 无所谓期待和失望 找地方实习仅仅为了找个事情做找个不回家的理由。仅仅为了逃避回家。当然我也希望最好能有点意义 但事实证明回家是最坏的选择。一直有种说不出的重 使我无法感到回家是件轻松快乐的事情。所以看到周围人都因为可以回家而兴奋的时候我是有迷惑的 然后有失落。中午躺在地板上背讲义的时候 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是想家的 这让我更为沮丧。我知道我别无选择 于是特别的无助 轻易地就感到孤独。我仿佛看到娘的身影 但却无法够到。因为对不确定已经感觉太习惯 渐渐发觉所有的不确定都是安全所有的稳定都不再信任